免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日月风华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一三章 俗道双生

第一四一三章 俗道双生

        朱雀沉默不言,自然也是觉得秦逍所言大有道理。

        “不过照现在的情势来看,确有不少人正往蓬莱岛赶过去。”秦逍神情凝重,低声道:“这些人去往蓬莱岛,肯定都是为了岛上的藏书库,他们既然敢拼死前往,岛上若有拦阻,这些人肯定出手无情,留守岛上的天斋弟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却很明显。

        区区铁刹剑派,都能凑出十几号人前往,那些大门大派趁虚而入,肯定是尽派精锐,岛上那几十名留守的天斋弟子,以寡敌众,肯定是凶多吉少。

        朱雀依然没有说话,秦逍能够理解她现在的心境,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道:“影姨,方才练功,你......?”

        “突入了阳脉紫宫穴。”朱雀倒是很坦诚,低声问道:“你呢?”

        秦逍苦笑摇头,道:“还在步廊停滞不前,影姨,看来我这边是没什么希望了。”

        朱雀“哦”了一声,沉吟一下,才道:“还有机会,莫要放弃。”虽然这样说,但语气明显是在宽慰。

        七日之修,只剩下最后一天,在这短短一天之内双修三次,却要突破五处穴道,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朱雀显然也觉得秦逍这次利用忘情诀突入大天境的希望渺茫,只能宽慰。

        她心里却是想着,如果秦逍也能突入大天境,那么这次双修对两人都有天大的益处,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利用了秦逍,但也不觉得亏欠秦逍什么。

        不过若是对方修武不成,先前的努力也只能是前功尽弃,所得到的无非只是双修时候的愉悦。

        既然如此,自己在接下来几次双修的时候,尽量让他感受到更愉悦地享受,如此也算是报答了他这次的相助之恩。

        车厢的这次双修,她顺利突入了阳脉紫宫穴,耗费的时间也不长,接下来只要突入玉堂穴,便可以直入膻中穴,如此一来,阴阳两脉就会被彻底打通,不出意外的话,就将进入七品大天境,自己在武道上的修为便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对接下来的修炼,她还是信心十足。

        马车走了快两个时辰,已经到了子夜时分,听得后面马蹄声响,却果然是铁刹剑派那伙人赶了上来。

        秦逍虽然觉得突入大天境的希望渺茫,但最后一天的双修却还是要继续。

        之前火鸦二人随行,就有些不方便,如果铁刹剑派这十几号人再一直跟着,那更是麻烦。

        秦逍将宋长山招呼到车窗边,吩咐道:“宋剑主,马车走起来很慢,你们跟着也难受,不如你们先赶到宁化港,在那边准备好船只,等我们赶到之后,便可直接出海。”又道:“到了港口,行事低调,不要与人起冲突,雇船的银子我来支付就好。”

        宋长山自然是求之不得,当下领着手下十来号人辞别先行。

        “你给他服用了什么毒药?”朱雀倒是颇有些诧异,“你身上随时都携带毒药?”

        秦逍笑道:“不过是我们吃饼时候的饼屑,我捏成一小团丢进他嘴里,哪有什么毒药。”

        朱雀闻言,莞尔一笑。

        秦逍并没有实话实说,不过却也不是真的给宋长山服用毒药,而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血丸给宋长山服用了一颗。

        虽然千夜曼罗之毒在秦逍突入中天境后几乎再也没有发作过,但秦逍也无法肯定是否还有余毒,唯恐发作起来难以抵受,所以身上始终携带着当初红叶所赠的血丸。

        红叶所赠的血丸,他给了唐蓉一些,虽然发现挛鞮可敦也中了此毒,但他却教会了她更直接的方法,那就是直接引用鲜血抗毒,自己身上还留有少量的血丸。

        之前他知道朱雀医术了得,还想过试探朱雀是否能够医治这种毒,彻底断根,但朱雀虽然听过,却知之甚少,于是也就打消了念头。

        马车又行了个把时辰,双修时辰将近,秦逍寻思着上次能够修炼能有起色,是因为在池水中双修故,虽然知道自己修成大天境的希望着实渺茫,但不到最后一刻,却也不愿意放弃,于是掀开车帘子,嘱咐黑蝙蝠观察路边是否有池塘之类的所在,借口说先前出手之时,身上沾了血,要找出池塘洗一洗。

        黑蝙蝠自然是答应,朱雀何其聪慧,当然明白秦逍的意思,知道他是想要和自己在水中双修。

        都到了这个份上,只要继续双修,想要在何种环境下进行,朱雀自然任由秦逍决定。

        东北山水众多,特别是南部地区,越往南走,水洼也是不少。

        秦逍寻思着如果实在找不到池塘,也就只能在车厢内继续修炼,不过黑蝙蝠的眼力极好,跑出十来里地,停下马车禀报道:“主人,那边有一条河.......!”

        秦逍下了马车,见到路边草木依依,远处却有一条颇为宽阔的河流,自东向西湍湍而流,也不知源头在何处。

        虽然并非池塘,不过有水总比无水好,事到如今,秦逍也只是想着抓住最后的机会,如果这次修行再无进展,那几乎再无希望,便也不再想还能突破,好好享受这最后一天的艳福。

        他正想叫影姨下车,扭头时,影姨却已经主动下来,神色淡定,两人对聊一个眼色,影姨离开移开,都是心知肚明。

        “你们在这里等候歇息。”秦逍知道时间已至,也不废话,率先往河边过去,影姨默不作声,跟在后面,十分乖顺。

        秦逍回头偶尔看一眼,见到影姨如此乖顺,很难想象不久前这位仙姑杀人不眨眼。

        到了河边,秦逍顺着河道继续往东走,尽量走得远一些,免得被路边二人看见,虽然那两人肯定知道什么,但还是要避开一些。

        只等到走出好长一段路,秦逍和朱雀都觉得有些尴尬。

        默不作声顺着河道走,目的是为了避开耳目进行双修,这就宛若是私下偷情一般,虽然已经双修六日,但此刻秦逍却还是感觉心跳厉害,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停下脚步,秦逍回头见影姨就跟在自己身后,犹豫一下,过去牵住了影姨的柔荑,影姨本是条件反射般要抽出,但被秦逍抓紧,终究是没有抗拒。

        “我修成的希望渺茫。”秦逍看着月下如花般动人的影姨,柔声道:“最后这一天,我会竭力助你进入大天境。”犹豫一下,才道:“今天一过,咱们也许再也不能这般说话,我这人是心里藏不住话的人,否则憋在心里太难受。”

        “你想说什么?”影姨凝视秦逍问道。

        秦逍也是看着影姨美丽眼眸,犹豫一下才道:“这几日与影姨在一起,就像是在天宫做神仙。影姨,我只是想问你,你可对我心生喜欢?”

        “为何突然问这个?”影姨幽幽叹道:“修行之前,我便和你说过,你我的七日之约,纯属为了练功,与私情无关。”

        “人是血肉之躯。”秦逍叹道:“一开始我也觉得既能与影姨双修,又能提升修为,一举两得,乃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不过现在我忽然想到,如果今日过后,影姨对我并无情愫,日后形同陌人,心里实在是有些不容易接受。”

        影姨想了一下,才道:“我自幼进入道门,一心修道。如果不是为了提升修为庇护天斋,你我恐怕也没有这段情缘。”顿了顿,才继续道:“事情过后,你也不必挂念太多,我终究还是道门中人,无法与你再有世俗之情.......!”说到这里,又是一声轻叹,神色确实显得颇有些复杂。

        “那这几日下来,你是否真的对我没有生出丝毫的人间情愫?”

        “今日一过,该忘记的都要忘记,你又何必寻根问底?”影姨幽幽道:“我是否生出情愫,难道很重要?”

        秦逍点头道:“很重要!”

        影姨见秦逍一脸柔情看着自己,低头微一沉吟,终是摇头道:“天斋首徒朱雀对你并无情愫,只是借你相助,修成忘情诀。”

        “原来如此。”秦逍苦笑叹道:“我明白了。”

        影姨见他一脸失望,想到两人这几日的柔情蜜意,心中一软,叹道:“可是陌影对你却是情根深种,恨不得此生不再与你分离,生生死死都能在一起。”

        秦逍一怔,眼睛亮起来。

        影姨的俗名是梁陌影。

        她这句话的意思说的已经很清楚。

        作为天斋首徒道门仙姑,朱雀方外之人,而且担负振兴天斋的大任,自然不会留恋世俗之情,可是作为俗人的梁陌影,这几日相处,已经对秦逍生出了浓浓情谊。

        “那你现在是朱雀还是陌影?”秦逍凝视影姨道。

        朱雀唇角泛起一丝妩媚笑意,低声道:“那.....那你想我现在是谁?你若想要天斋道姑,那我现在就是和你双修的道姑,如果......如果你希望我是梁陌影,那.....那我就是想要和你尽享鱼水之欢的世俗女人。”说到这里,忽地凑近过去,朱唇贴住秦逍嘴巴,气息若兰,声音发酥:“我现在......现在只想做你的梁陌影,陌影只是个想要爱抚的普通女人.......!”

        她此刻声音柔腻,风情万种,秦逍心中荡漾,却已经横腰抱起陌影,走进河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