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侯府表妹自救手册在线阅读 - 第653章 他想着天长地久,她就想着过不下去拆伙

第653章 他想着天长地久,她就想着过不下去拆伙

        容辞听了她的话,沉默了好几息,然后忍不住问她:“你怎么会这样想?”

        容辞想不明白,世间的男女互相喜欢的时候,不是都想着长长久久,相约一生相守吗?她怎么总是想着有一日会变呢?

        谢宜笑闻言顿了顿,良久之后,她才道:“大概是我比较现实,也见多了年轻时候相爱的男女,等到时间长了,觉得厌烦了腻了,相看两厌,成为一对怨偶。”

        彼时她相信他们的喜欢是真的,也相信他们能走下去,更不希望将来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

        但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们某一方觉得烦了,觉得凑在一起相看两厌,累了倦了,那就把话说明白分开,也好留一些颜面,别是闹得太难堪了。

        容辞想了想道:“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的,这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说不定是我腻了你,想一脚将你踹开呢?”

        容辞:“......”

        这话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容九公子想将她摔下来,让她自己走回去。

        谢宜笑歪头,见他的侧脸都要黑了,将手心贴上去捂一捂他的脸:“勿要生气勿要生气,我是说说不定,也不是真的啊,就凭你这张脸,我天天看着都觉得心情好,哪里有腻的时候。”

        容辞将她放了下来:“自己走。”

        冬日了,谢宜笑专门让人做了厚底的绣鞋,鞋底了垫了一层羊毛垫子,若不然她踩在地上都觉得冷,这会儿踩在地上,只觉得一层寒意从脚下升起蔓延。

        她凑上去双手挽他的手臂,小心地问:“真的生气了?”

        容辞没有作答,只是道:“回去吧,冬日冷。”

        虽然有些道理他也明白,若是真的相看两厌,分开各自安好也好,只是他并不觉得他们会走到那样的一天,他知晓她活得清醒,只要他不做她不能忍受的事情,她定然还是喜欢他的。

        但她这种过不下去就拆伙抽身离开的话,实在是令他心里不大舒服。

        他想着与她天长地久,她就想着日后过不下去了就拆伙。

        太扎心了。

        “回去吧。”他伸手握了握她的手,拉着她回春庭苑走去。

        谢宜笑觉得他这步子比刚刚背她的时候快了不少,她要走得快一些才能跟上他的步子。

        “嗳,你真的生气了?”

        谢宜笑见他似乎是真的生气了,有些后悔,这好好的气氛怎么就说这么煞风景的话,若不然回去应该亲亲了,摁着亲的那种。

        “容春庭,是我刚刚说错话了,咱俩肯定天长地久白头到老。”

        “你不要生气了啦。”

        “你不信啊?要不我亲亲你,现在就亲!”

        容辞伸手摁住她的脑袋,叹气:“回去吧。”

        算了算了,他同她计较做什么,夫人是自己娶的,什么样只能是自己受着了。

        “好吧。”谢宜笑小心地瞄了瞄他的表情,见他脸上虽然没有生气了,但也没什么高兴,心中也是叹气,心想着怎么才能哄好,这大过年的,总不能一肚子气过年,这怕不是来年要受气。

        于是回了春庭苑,洗了澡之后,她就拉着他去临窗的榻上睡觉,开了半扇窗,美其名曰看星星。

        可惜今夜天上没有星星。

        不过院子里挂着的灯笼也是挺好看的,一盏一盏的,挂在院子的树枝上,恍若梦境。

        就是开了一扇窗有些冷。

        她靠在他怀里,拉过被子盖过头,往他胸前靠。

        容辞透过那半扇窗看了一眼院子,伸手揽着她,有些无奈:“不是说要看星星?”

        “没有星星。”

        “那看灯笼?”

        “...冷,不想看了。”她躲在他怀里一点都不想动。

        容辞见她像是一只猫似的,都要将自己卷成一团,对他似乎是很依赖,无声地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起身伸手将窗户关上。

        没有风吹进来,屋里又烧着地龙,一会儿就暖和了过来。

        今日也忙了一天,谢宜笑回来的时候便已经困了,这会儿洗了澡,被窝软软暖暖的,身边还有个熟悉的暖被窝的人,不一会儿眼睛都睁不开了,再过会,呼吸渐渐平稳,睡了过去。

        容辞见她就这样睡了过去,伸手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放好,然后起身将她抱回床榻上去回,这小木榻一个人睡还行,两个人就得靠挤的。

        。

        次日便是大年初一了,虽然也没有太阳,但天空明亮堂堂,也是个好天气。

        “公子少夫人,新春吉祥。”

        一大早刚刚起来,便迎来了明心等人的拜年,一群人都换上了新衣裳,个个喜气洋洋,眉开眼笑。

        “新春吉祥新春吉祥。”

        谢宜笑梳洗完毕,与容辞一同受了婢女们的拜年,然后一人送上了一个红色绣着桃花的荷包,里面各装着二两银子。

        “新的一年了,希望你们能长进一些。”

        “少夫人放心,奴婢们会好好学习的。”

        “好,那我便等着看了。”

        给下人们分派完了红包,夫妻二人便带着明心红茶去了木兰苑,明心和红茶各抱着一个木盒子,这都是一会儿要送给晚辈的新年礼。

        二人来的时候容寻明氏已经来了,容国公夫妇皆穿着一身新衣,面上满是笑意,二人上前来拜年。

        “父亲母亲新春吉祥,祝父亲母亲身体康健。”

        “新春吉祥。”容国公夫人乐呵呵的,让身边伺候的姑姑将准备好的新年礼送上。

        容国公夫妇不差钱,对两个儿媳也是极为上心的,早早地将人打了两套头面,两个儿媳都无差别对待,各得一份头面,就是花样不同。

        至于两个儿子,自然没有什么新年礼了。

        不多时,容景容暄就过来拜年了,因为今年多了小叔叔和小婶婶,两小子激动得小脸通红,容景忍不住问谢宜笑:“小婶婶,您给我们送了什么新年礼呢?”

        谢宜笑见这两小子一脸期待,笑意盈盈道:“这么期待,我怕是你们不想知道?”

        容暄的表情都要裂开了:“不会是墨锭吧?”

        千万不要,上次送的都还没用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