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在线阅读 - 338:婳婳虐渣!

338:婳婳虐渣!

        拉林卡是天生的贵族。

        自幼就智慧过人。

        她三岁便能通晓三国语言,五岁掌握国际金融,十二岁便被聘为知名大学名誉教授......

        如今二十二岁的她,早已是国际上的震撼人物。

        就算撇去那层贵族身份,她依旧是人上人,是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

        拉林卡这些年来,一直遵循本心,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过人的成就与尊贵的身份就得意忘形,她始终如一,谦逊好学,能巧妙的杀敌于无形之中。

        因此,拉林卡一直都是妹妹塞奇纳心中的偶像。

        无人能代替。

        闻言,拉林卡笑着道:“塞奇纳,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塞奇纳哼了一声,“我才不信什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呢!”

        科学家做过调查。

        平均1000个人里才会出现一个天才,全国一共70多亿人口,那么绝顶天才的人数才占总人数的百分之一。

        可是又有多少人能成为那百分之一呢!

        尤其是像塞奇纳这样的人才。

        语落,塞奇纳接着道:“姐,你一定要想个办法帮我报仇!ly酒店这次真是太侮辱人了!”

        闻言,拉林卡眯了眯眼睛,“这件事,可能会有些棘手。”

        说到这里,拉林卡解释道:“首先,ly背后的势力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其二,e洲目前各方势力齐聚,如果我们此时把事情闹大的话,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ly明明知道塞奇纳的身份,却还敢直接撤销塞奇纳的会员资格,这足以说明,ly背后的顶级势力。

        “难道我就这么的把这口气咽下去了?”塞奇纳看着拉林卡。

        拉林卡看向塞奇纳,语调温柔,“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厉害吗?”

        “什么人?”塞奇纳不解的问道。

        拉林卡未说话,用指尖在杯中沾了点水,一笔一划的写出一个字。

        忍。

        塞奇纳不认识中文,微微蹙眉道:“这是什么字?”

        拉林卡一字一顿的道:“忍。华国还有一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塞奇纳还是有些不甘心。

        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委屈。

        拉林卡看着妹妹,“塞奇纳,你这性格还是太毛躁了,你今年才十九岁,以后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连这种事情都无法忍受的话,你要怎么成长?”

        “姐!”塞奇纳抱着拉林卡开始撒娇。

        拉林卡笑着道:“撒娇是不行的。”

        语落,拉林卡接着道:“你去准备下,咱们明天晚上还要参加地下城的拍卖会。”

        “好吧。”

        ......

        宋家。

        宋老夫人还是老样子,躺在床上连翻个身子都需要人帮忙。

        她又及其要强,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的狼狈的样子被外人看到,所以关于拉撒和洗漱的问题,全部都到了宋阮头上。

        一天两天也就算了。

        偏偏,她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赵如安皱着眉看向宋慎行,“你说你妈怎么回事啊?一直让阿阮伺候着也不回事!阿阮本身自己身体就不好,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办?还有,阿阮才加入m组织不久,就请这么长的假,要是落人口舌怎么办?”

        宋阮原本只有十来天的假,因为宋老夫人的缘故,她又申请延长了一个月的假期。

        m组织本身就竞争大,如果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把宋阮从组织里挤出去了怎么办?

        一旦被m组织除名,以后就没有再加入的机会了。

        宋慎行也有些为难,“要不明天你去照顾下妈?”

        “你问问你妈同意不?”赵如安咒骂道:“老太婆事情这么多,不如死了算了,省得留在世上祸害人!”

        除了宋阮,宋老夫人现在谁都不认。

        赵如安已经说了不止一次的要去照顾她,可宋老夫人都是摇头。

        宋慎行没说话。

        而后,他接着道:“你别着急,大嫂已经联系京城那边了,我相信宋小姐不日后就会来给妈治病的。”

        如今宋老夫人所有的希望都在宋婳身上了。

        宋慎行相信宋婳肯定能让宋老夫人好起来的。

        毕竟,他医术那么高。

        只要京城那边出面,宋婳就一定会过来的。

        闻言,赵如安冷哼一声,“你真以为宋小姐会来呢?”

        当初宋老夫人一言不坑的就把人家赶出去了,还狠狠地侮辱了人家一番,现在自己病了,又琠着脸求人家过来给自己治病?

        除非京城那边是傻子才会让宋婳过来。

        说到这里,赵如安接着道:“我说你妈就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也没什么自知之明,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是京城那边,宋小姐是咱们阿阮的话,你还会让阿阮过来吗?”

        宋老夫人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老太君呢,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

        其实,她什么都不是!

        闻言,宋慎行直接就愣住了。

        将心比心,如果他是京城宋家的话,那他绝对不会让宋婳过来的。

        思及此,他叹了口气。

        赵如安看了眼宋慎行,“我说真的,就你妈现在这副样子,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宋慎行觉得赵如安说得挺有道理的,但他毕竟宋老夫人的亲生儿子,有些话是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东厢房。

        宋老夫人躺在床上。

        张雪研正在给她喂参汤。

        但宋老夫人喝了两口,就不愿意再喝了。

        张雪研劝说道:“妈,您再多喝两口吧,这样也能快些好起来。”

        宋老夫人知道自己的病不是多喝点参汤就能好起来的,看向张雪研,“京城那边回复邮件了吗?”

        张雪研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闻言,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

        张雪研又道:“您不要着急,可能是那边太忙了,没注意看邮件。”

        宋老夫人接着道:“那就再发一封!”

        一直发到宋家人看到为止。

        说到这里,宋老夫人似是想到了什么,接着道:“你说,咱们发过去的邮件,会不会全被宋婳拦截了?”

        宋婳自己做了错事,肯定不想让父母知道。

        所以......

        肯定是被她拦住了。

        要不然,宋家那边不可能一直没有回复。

        张雪研点点头,“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虽然是这么回答的,但张雪研还是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

        毕竟,这件事是宋老夫人做的不地道,跟宋婳没有任何关系。

        而宋婳也不会闲到去拦截宋老夫人的邮件。

        像她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把这种小事挂在心上。

        “你去查查京城那边的电话,”说到这里,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我要亲自联系京城那边。”

        她要亲自向宋修威揭发宋婳的罪行。

        到时候,就不止是宋婳来道歉的事情了。

        她要让京城宋家的所有人都来给她道歉!

        思及此,宋老夫人心里的怒气才消散了几分。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她不讲仁义了!

        是宋婳没有好好把握时机的。

        闻言,张雪研一愣,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老太婆刚刚在说什么?

        她要联系京城那边?

        疯了吧!

        她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老祖宗吗?

        在e洲作威作福也就算了,现在还妄想跑到京城去耍老太君的威风吗?

        她还真敢想!

        见张雪研一直不说话,宋老夫人微微蹙眉,不悦的道:“想什么呢?”

        张雪研立即反应过来,笑着道:“好的妈我这就去查。”

        “快去吧。”

        宋老夫人挥挥手。

        这样的日子她实在是过够了!

        她需要马上好起来,重新站在最顶端。

        想要查到宋氏集团的联系方式倒也是不难。

        但是查到宋家的私人电话可就太难了。

        张雪研回到房间后,就将这件事说给宋良谨听。

        “你说你妈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她居然想联系京城那边!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宋家这三兄弟个个都对母亲有意见。

        闻言,宋良谨道:“她让你去查你就去查,反正到时候是她自己联系京城那边找不痛快,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对了,你最近记得多在妈那边走走,千万不能让老二那边占了便宜。”

        如今宋老夫人瘫痪在床,说不定随时就走了。

        宋良谨对宋家家主这个位置势在必得,可千万不能被宋良言抢走了。

        至于宋阮嘛......

        宋良谨从未将她放在眼里过。

        毕竟,她只不过是个毫无价值的女孩子而已。

        宋老夫人就算再喜欢她,也不会糊涂到把家主的位置传给她的。

        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除非,宋老夫人想让宋家改名换姓。

        张雪研点点头,“嗯,这些我都知道。”

        宋良谨接着道:“长松呢?让长松没事也去妈那屋里转转。”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

        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宋老夫人知道,无论什么时候,过去多长时间,他们都是最孝顺的那个。

        张雪研接着道:“长松也只能去妈屋里转转,端茶递水,其他事情也干不了,毕竟是男孩子。”

        大丈夫就要有大丈夫的样子,总不能让宋长松一个男孩子,去给宋老夫人端屎端尿吧?

        这不合适!

        宋老夫人这边。

        吃过午饭后,宋阮就来了。

        “奶奶,现在想小解吗?”

        宋老夫人躺在床上,就这么看着宋阮,摇摇头,“不想。”

        宋阮又问,“奶奶,那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也没有,”宋老夫人握着宋阮的手,“阿阮,奶奶现在很好,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跟你好好聊聊天。”

        “好的。”宋阮微微点头,“您说。”

        宋老夫人接着道:“这些天我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个家里,只有你对奶奶是真心的,就连你爸妈都做不到你这样!阿阮,这些天辛苦你了,奶奶谢谢你。”

        同时,她也很欣慰,这个孙女总算是没白宠。

        闻言,宋阮笑着道:“奶奶,您说什么呢!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养我小,我养您老啊,而且,我也没觉得自己多辛苦,奶奶,您千万不要跟我说谢谢。如果您要跟我说谢谢的话,那我欠您多少谢谢啊?”

        谁都喜欢听漂亮话。

        毕竟真话好听又刺耳。

        宋老夫人也不例外,她看着宋阮,“阿阮,我想了很久,我决定把掌家权交给你。遗嘱我都已经拟好了,等我一闭眼,这个家主之位就是你的!”

        宋阮也不惊讶,更没有假意拒绝,“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我带着咱们宋家,走向新高度的!”

        宋老夫人眼底全是满意的神色,而后又非常严肃的道:“但是你要答应奶奶一件事。”

        “您说。”宋阮道。

        宋老夫人缓缓开口,“你要答应奶奶,永远不能外嫁,只能招婿,以后孩子们也要姓宋。”

        “可以。”宋阮点点头。

        宋老夫人看着宋阮的眼睛,“阿阮,不是来奶奶不相信你,而是女孩子一旦陷入爱情,就没有智商可言了,所以,我要跟你签一纸合约。一旦你违约外嫁的话,掌家权就会变更到长松头上。”

        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

        所以,宋老夫人必须要留这一手。

        说完这句话,宋老夫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约。

        宋阮仔细的看了遍,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宋老夫人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换成她是宋老夫人的话,她也有可能会走到这一步。

        这是无法避免的。

        宋老夫人满意的将合约收起来,最后嘱托道:“阿阮,千万不要忘记你答应奶奶的事情。”

        “你放心吧奶奶。”宋阮对自己很有信心。

        她不是那种为情所困的人。

        更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就放弃整个宋家。

        宋老夫人点点头,“阿阮,奶奶相信你。”

        宋阮接着道:“奶奶,明天是彩灯会,后天的是地下城的拍卖会,明天我带您去外面转转吧?顺便散散心。”

        宋老夫人原本不想让外人看到她这副模样,但是想到宋婳会马上过来给她道歉,还要给她手术,便点头同意了。

        毕竟彩灯会是五年一次。

        像她这个年纪,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五年后彩灯会。

        所以。

        不能错过。

        转眼就到了第二日。

        彩灯会非常热闹。

        街头巷尾聚满了人。

        宋家组织了舞狮。

        宋阮推着轮椅,在大街上慢慢走着。

        宋家的三个儿媳妇跟在后面。

        韩筱筱忙着上前表孝心,“阿阮,你推这么长时间肯定累了吧?让二婶来就行。”

        “那就辛苦二婶了。”宋阮道。

        韩筱筱笑着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辛苦,再说,照顾你奶奶是我应该做的。”

        宋老夫人坐在轮椅上没说话,虽然街上很热闹,可她脸上却没什么笑意。

        反而板着个脸。

        张雪研见韩筱筱凑在宋老夫人面前刷存在感,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立即道:“妈,您想不想吃点什么?那边有卖糕点的,要不我去给您买点?”

        “不要。”宋老夫人道。

        张雪研又问:“那您渴不渴?我给您倒点水!”

        “不渴。”

        张雪研还想再说些什么时,却被宋老夫人直接打断,“闭嘴!”

        张雪研只好闭嘴。

        韩筱筱一脸得意的表情。

        真有意思。

        张雪研这么谨慎的一个人,居然把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

        彩灯会五年一次。

        塞奇纳和卡林拉自然不会放弃。

        姐妹俩并肩在路上走着。

        就在此时,塞奇纳注意到路边有卖面具的。

        颇具东方色彩的手绘面具,充满了神秘感。

        塞奇纳刚想伸手拿下试戴下,却被另一只手抢先拿下面具。

        这只手很好看。

        白皙修长,估计分明,指甲修剪的很整齐,如同一排排小贝壳,透着健康的粉色。

        顺着这只手往上看,便看到一张惊艳万分的脸。

        精致无双的桃花眸。

        朱唇不点自然红,高挺的鼻梁,以及巴掌大的脸颊,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露着迫人的贵气。

        塞奇纳楞了下。

        她不禁怀疑。

        这种精致到毫无缺点的女孩子,真的可以存在于现实世界吗?

        就在此时,一道好听的声音将塞奇纳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老板多少钱?”

        老板看着女孩的眼里也不乏经验之色,连带着脸颊上的笑容都和善了几分,“102。”

        手绘面具贵在手工。

        可以看的出来,这个面具上的绘画非常繁杂。

        由此也能看的出来,绘画者功底扎实。

        可以看的出来,宋婳很满意这张面具,身后的那图元立即从钱包里拿出钱。

        “给。”

        “谢谢。”

        买好面具后,师徒二人转身便走。

        眼看着自己喜欢东西被别人抢走,塞奇纳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更何况,手绘面具整个彩灯会上也就这么一个。

        从小到大,还没人敢从她手里抢走任何东西。

        这个丫头凭什么?

        凭她长得好看?!

        不好意思,她从来都不吃那一套!

        塞奇纳抬脚便追上宋婳的脚步。

        “塞奇纳!”

        就在此时,拉林卡却伸手按在了塞奇纳的肩膀上。

        “怎么了姐?”

        拉林卡低声提醒道:“低调。”

        他们这次是带着任务来e洲的,千万不能因为冲动就坏了大事。

        塞奇纳很无语的道:“姐,ly酒店的事情我忍了!现在那个黄毛丫头抢我东西,你还让我忍!”

        难道现在随便什么人都欺负她了吗?!

        她可是c国的皇亲!

        现在这样算什么?

        拉林卡接着道:“好看的东西先到先得,人家是光明正大的买回去的,你怎么能说她在抢呢?”

        塞奇纳气愤的道:“可那个东西是我先看上的!”

        “不管你有多气,今天都必须忍着。”拉林卡道。

        “姐!”

        塞奇纳很不甘心。

        来到e洲之后,什么事都让她忍着。

        她一个没受过气的人,又怎么忍得了!

        拉林卡接着道:“等过了今明两天再说吧,我看那个小丫头的气质不像什么普通人。等你把她的底细摸清楚之后,想怎么样都成!”

        说到这里,拉林卡顿了顿,又道:“但是,今天不要惹是生非!”

        “好吧!”

        有拉林卡在,塞奇纳也只能忍着。

        宋老夫人这边。

        韩筱筱推着宋老夫人往前走着,就在此时,韩筱筱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抹鹤立鸡群的身影,“妈,您看那边!”

        “怎么了?”宋老夫人眯着眼睛,“一惊一乍的!”

        韩筱筱指着人群中那道鹤立鸡群的身影道:“妈,您看那个人像不像是宋小姐?”

        闻言,宋老夫人立即抬眸看去。

        只见女孩儿明明身穿很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可气质却出众的不行。

        身后的人海在她面前都成了背景。

        一个女孩子,太过锋芒总归是不好的。

        无论是相貌还是能力。

        思及此,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宋婳明明在三天前就已经离开了e洲,为什么此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原因只有一个!

        她是来给自己道歉的。

        因为去过宋家之后,发现家里没人,所以就一路追到了彩灯会。

        思及此,宋老夫人挺直了腰,心里得意的不行。

        真是太好了!

        看来宋家已经收到了邮件,这才让宋婳亲自过来道歉的。

        她就知道,宋婳肯定会过来的。

        毕竟,她现在是宋家的活祖宗!

        跟她一个辈分的人,目前只有她还健在。

        这不是活祖宗这是什么?

        看到宋婳,宋阮非常激动,低头看向宋老夫人,“奶奶,我去跟宋小姐打个招呼,您在这里稍等我一下。”

        她还就没有亲自谢谢宋婳的救命之恩。

        “不许去。”宋老夫人开口。

        宋阮楞了下。

        不许去?

        宋老夫人接着道:“现在是她要来主动找我们,而不是我们主动找她!”

        他们宋家人最有风骨,从不做那种掉价的事情。

        宋阮微微蹙眉。

        有些事情她心里很清楚,却不好说出口。

        宋婳怎么可能会主动过来跟宋老夫人打招呼呢!

        难道宋老夫人已经忘记,当时她是怎么对待宋婳的了?

        可宋老夫人却并不这么想,她回头看向几人,吩咐道:“一会儿宋婳过来,你们谁也不要主动跟她打招呼,一定要等她先道歉,我才会原谅她。”

        宋阮:“......”

        韩筱筱张雪研以及宋长松等人:“.......”

        宋老夫人怕是在痴人说梦吧!

        宋婳会来给她道歉?

        见众人一脸沉默,都不说话,宋老夫人微微蹙眉,接着开口,“我说的你们都听到没?咱们宋家人可以什么都没有,唯独不能没有风骨!”

        有些事情她错过一回也就算了。

        她再也不会错第二回。

        张雪研这才反应过来,点头道:“好的妈,我们都知道了。”

        宋婳正跟那图元一步一步的往这边走着。

        宋老夫人则是坐在轮椅上就这么看着她。

        她待会儿会让宋婳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她要亲手折断宋婳的傲骨,让宋婳学会什么是尊年尚齿!

        无规矩不成方圆,真不知道这些年来,京城宋家是怎么教育宋婳的。

        简直太失败了!

        如今上官穗禾不在了,她就有资格代替上官穗禾管教宋婳。

        眼看宋婳越走越近,宋老夫人已经开始在心里打起草稿。

        一会儿要怎么教育宋婳,让她认清错误。

        眼看着宋婳已经到了眼前。

        就在宋老夫人等着她给自己道歉的时候,宋婳却目光却直接越过她,就像没看到宋家人一样,直接擦肩而过。

        别说认错。

        就连个招呼都没打。

        宋家人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宋婳凭什么要给宋老夫人道歉?

        她又不欠宋老夫人的。

        可宋老夫人却气得鼻子都歪了。

        脸色煞白。

        岂有此理!

        简直是岂有此理!

        宋婳一个小辈,在看到自己时,竟然后毫无反应。

        她究竟还有没有半点做小辈的样子!

        这种人,简直不值得原谅!

        她是谁?

        她可是和上官穗禾一辈的人,宋婳见了她,最起码也的叫一声二奶奶!

        可宋婳呢?

        宋婳都干了些什么!

        宋老夫人的身体都在发抖,指着宋婳的背影道:“你们赶紧去把宋婳去给我叫过来!”

        闻言,几人都有些为难。

        须臾,张雪研道:“妈,宋小姐身份尊贵,哪里是我们这些人说叫就能叫过来的......”

        宋老夫人的眼睛扫过其他人的脸。

        眼看着宋老夫人越来越生气,韩筱筱试试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妈,您别着急,也许宋小姐刚刚根本就没有看到我们!”

        宋老夫人的脸色很白。

        没看到?

        她这么一大活人,宋婳怎么会没看到?

        她看宋婳就是故意的!

        宋老夫人接着道:“你们推着我追上她!我倒是要看看,她是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见!”

        今天,她一定要好好给宋婳上一课!

        虽然宋老夫人的想法很可怕,但张雪研还是推着宋老夫人追上了宋婳的背影。

        很快,张雪研就推着轮椅追上了宋婳的。

        “宋小姐......”张雪研自然不能像宋老夫人那般,对宋婳直呼其名。

        宋婳停住脚步,看向张雪研,以及坐在轮椅上的宋老夫人。

        宋婳176的身高根本就不矮,此时低头看宋老夫人的样子,更是气势压人!

        宋老夫人眯着眼睛,眼底全是不悦的神色,“身为小辈,见了长辈居然一声不吭,宋婳,你在家里,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

        上官穗禾还真是失败,居然养了这么个孙女。

        她要是上官穗禾的话,就算是死了,也要从棺材里爬出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师傅说话!”那图元微微蹙眉。

        见那图元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宋老夫人更生气了。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宋老夫人愤怒的开口。

        那图元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宋婳制止。

        “算了小八。”

        闻言,那图元看向宋婳,眼底全是不解的神色,据他对师傅的了解,她绝对不是一个吃哑巴亏的人。

        “师傅?”

        宋婳淡淡开口,“疯狗咬人一口,人还要咬疯狗一口吗?”

        闻言,那图元差点笑出声,“师傅你说的对,咱们呀,不跟疯狗一般见识!”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那图元还回头看了眼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气到差点从轮椅上站起来。

        宋婳居然骂她是疯狗!

        她是怎么敢的!

        她究竟是怎么敢的!

        韩筱筱只觉得心里痛快极了。

        对待宋老夫人这种胡搅蛮缠的人,就应该直戳痛点。

        她就是个疯狗!

        看着宋婳的背影,宋阮立即追过去,“宋小姐。”

        “有事吗?”宋婳微微回眸。

        宋阮只字不提宋老夫人的事情,只是道:“多谢宋小姐大人有大量不与我计较,救我一命!日后宋小姐若是有用的上我的地方,直接开口就是!”

        聪明人都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宋阮就是那个难得聪明人。

        “我只是顺手一救,”宋婳语调淡淡,清隽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你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这句话,她便转身离开。

        那那图元立即跟上宋婳的脚步。

        宋阮看着宋婳的背影,眼底全是坚定的神色,她发誓,以后也要成为宋婳这样的人。

        心胸豁达,明月入怀。

        这边的宋老夫人急火攻心,眼前一黑,直接便晕了过去。

        这个打击对她太大了。

        从没有人敢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疯狗!

        宋婳是唯一一个!

        “妈!妈!”

        妯娌三人看似忙成了一团,心急如焚,其实都有自己的打量。

        老太婆最好死了算了。

        一了百了。

        宋老夫人又被紧急送到医院。

        这次出来的很快。

        赵医生看着宋家人,交代道:“你们家属一定要记牢了,完全不要再让老夫人受到任何刺激,她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

        “那我奶奶现在醒过来了吗?”宋阮接着问道。

        赵医生道:“暂时没什么大碍,人也已经清醒过来了,但你们家属还是得注意,再有下一次的话,老夫人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宋阮点点头,“好的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注意的。”

        听到赵医生的话,张雪研和韩筱筱脸上皆是露出遗憾的神色。

        老太婆的命可真是太硬了!

        这都不死!

        就在此时,张雪研收到助理的电话。

        “怎么了?说!”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张雪研有些惊讶的道:“真的吗?你快点发过来。”

        挂断电话,韩筱筱好奇的道:“大嫂,什么事让你这么激动?”

        张雪研道:“前几天妈不是让我查京城那边电话吗?刚刚小孙给我打电话,说是电话查到了!”

        张雪研正愁着没东西在宋老夫人面前讨好她。

        没想到,助理这么快就查到了宋家的私人电话。

        韩筱筱眯着眼睛,“咱妈还真准备打过去啊?”

        张雪研道:“看样子应该是的。”

        韩筱筱不再说话,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

        张雪研来到病房。

        宋老夫人就半躺在床上。

        “妈!好消息!”

        宋老夫人的神色很不好看,她现在恨不得马上找到宋婳,好好将她教育一顿。

        简直太没有家教了!

        “又怎么了?”

        张雪研看着宋老夫人,“妈,找到京城宋家的私人电话了。”

        闻言,宋老夫人立即眼前一亮,“赶快把电话给我!”

        “好的。”张雪研将手机递给宋老夫人,“妈,您看就是这个。”

        宋老夫人立即波通电话。

        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但接电话的是宋家的佣人。

        “喂,您好。”

        “我是e洲宋家的宋老夫人,给我接宋修威。”

        宋修威跟宋良谨等人一个辈分,宋老夫人自然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好的宋老夫人,请您稍等。”

        接着便是一阵细微的声音。

        大约两分钟之后,佣人拿起电话,接着道:“这位宋老夫人您久等了。我是宋家的管家刘光烨,我们家主让我转告您一声,京城宋家和e洲宋家从今以后再无任何瓜葛,也请您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题外话------

        宝们大家早上好鸭~

        今天又是万更音。

        宝们真的不给这么努力的音音投个票票嘛?

        明天见mu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