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千岁爷你有喜了在线阅读 - 第477章 把蛊神给香娜

第477章 把蛊神给香娜

        陈宁瞧着她娇小的背影,脸色阴沉。

        周如故搭上他的肩膀,深沉地叹气:“所以说,就不要搞什么军内恋情,这做不成情人,连做兄弟都心有芥蒂。”

        “不想挨打,就滚。”陈宁冷冰冰地开口。

        周如故嘟哝地缩回手:“啧,咱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弟弟我才好心劝你啊!”

        搞谁不好,搞景明这未来的“一代武学宗师”,这不是和尚脑袋找虱子——找’死‘?

        他上次不小心撞破这两人的“奸情”之后,就一直很怀疑陈宁是怎么和景明凑一块的。

        这两人怎么看都像能一起洗澡的兄弟——过命的那种。

        “我劝你少管闲事,容易挨揍。”陈宁冷声道。

        他本来就心情极其恶劣,一点都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关心。

        “自己搞不定姑娘,就迁怒好友,可是大丈夫所为。”一道更冷的声音响起。

        陈宁气笑了,转头抬起拳头就要揍人:“让你闭嘴,你听不懂吗?轮不到你来看老子的笑话……”

        可他一转身,就真的撞上一张儒雅沉稳的中年男子面孔。

        陈宁顿时愣住了:“爹?”

        陈将军,或者说陈先生冷冷地盯着他:“你老子我,有资格看你笑话么?”

        陈宁:“……”

        “丢人现眼的小子,搞不定媳妇儿,就知道无能狂怒,还不跟我来。”陈先生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陈宁垂头丧气地跟在父亲背后走了,只留下周如故幸灾乐祸地笑。

        ……

        “大小姐!”

        这头,景明终于在明兰若房间里看到明兰若的时候,顿时红了眼。

        明兰若看着景明手臂上的包扎的布条,忍不住蹙眉:“你不要紧吧?”

        景明愧疚地摇头:“都是我不好,竟没接应到大小姐!”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是你,我也没法冲出重围,如今,你我都平安,就很好。”

        明兰若抱住宛如自己姐妹的姑娘,柔声宽慰。

        “你家小姐说得对,冷静地保全彼此平安才是要紧事。”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

        明兰若和景明转头一看,便看见一个穿得灰不溜秋、破破烂烂的老太太走了进来。

        “外婆!!”明兰若呆了一瞬,立刻起身。

        她围着老太太转了好几圈,一边转一边忍不住念叨:“老天保佑,您终于回来了,可不许再跟着人去盗墓了,你以为几岁了,你看看你这样子,还以为哪个棺材板里的老太太诈尸了!”

        阿古嬷嬷掏掏耳朵,瞧着小希:“赶紧地,把你娘拖走,跟个小老太太似的啰嗦!”

        小希歪着小脑袋,可爱地道:“太婆婆,娘亲知道你去下墓了,可担心死了,快说您老挖了什么宝贝!下次带我去!”

        明兰若没好脾气地敲小希的脑瓜:“你说什么混账话呢!小孩子家家的,还想下墓!”

        阿古嬷嬷笑眯眯地看着小希道:“还是我的重孙子像我,太婆这次可有收获呢,等太婆先去沐浴完毕再说。”

        等着老太太终于用药草沐浴完毕,去掉一身的“墓气”。

        明兰若已经在房间里给摆上了饭菜,跟着老太太一起吃饭,也说了些楚元白和香娜的事情。

        老太太笑了笑:“我给你的蚩尤纹护身符可还在?”

        明兰若点点头:“在的。”

        “那蚩尤纹的护身符其实是和蛊神鼎一样的上古祭祀器具,它原本和蛊神鼎是一套的。”阿古嬷嬷道。

        明兰若有些疑惑地将自己脖子上的附身符拿下来:“您这次下墓难道又找到了和蚩尤鼎有关的东西?”

        阿古嬷嬷笑了笑:“没错。”

        说着,她取了一块黑色的护身符一样的东西放在明兰若面前。

        明兰若一看,不禁有些纳闷地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那块护身符:“这个和乌桑姑姑给我的好像。”

        只是她脖子上是青铜的,这块新挖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而且有点眼熟……

        阿古嬷嬷点点头:“没错,是一样的东西,这块是陨星的铁石所做。”

        明兰若一愣,陨星就是流星,那就是陨铁所做?

        她想起来了,上辈子自己也在阿古嬷嬷这里见过这一对护身符。

        只是,那时候这对东西很早就到了阿古嬷嬷手里。

        也许是自己重生之后的影响,让阿古嬷嬷现在才拿到这些东西,

        明兰若顿时来了兴趣:“它们有什么用?”

        阿古嬷嬷若有所思:“根据我这次下东周王侯墓看到的壁画,显示这和蛊神鼎在一起,可以做下逆天改命的祭祀大阵。”

        明兰若心里“咯噔”一下,忍不住问:“这个大阵,难道和咱们苗疆传说里那穿越时间,改变一切的十方血阵是一个东西。”

        阿古嬷嬷说过,千年之前的苗疆,曾经有过一位先圣女以十方血阵祭蚩尤蛊神鼎。

        从此逆转天地乾坤,重回过去,挽救苗疆万民于水火……

        同样的传说,一个出现在汉人的东周王侯墓,一个出现在万里之外的苗疆。

        而她就是那个曾经逆转了过去,出现在如今的人……

        明兰若眸光微沉,她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她和云霓会重生。

        如今看来,是有人在前生启动了十方血阵……那个人是谁?

        而且,为什么这些东西依然慢慢地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仅仅是为了揭示,她为什么会重生吗?

        仅仅是告诉她,宿命是可以更改的吗?

        她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便沉默不言。

        阿古嬷嬷看着她,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又觉得自己的想法荒谬,还是没说出口。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这些东西,就想起了自己这个忽然变得冷静理智又果决狠辣的外孙女。

        仿佛这个姑娘,就是为了逆天改命而来。

        “你收好这些东西,有它们在,楚元白爷孙几个不足为惧。”阿古嬷嬷笑了笑。

        明兰若点点头,轻叹:“小白倒是还好,但是香娜只怕不容易处理,她是个麻烦,一直想要蛊神。”

        楚元白作茧自缚试图催动雄虫引诱蛊神,却被她体内的蛊神吸引,但香娜对她越发敌视。

        她想要楚元白的三十万大军,对香娜就既不能杀,也不能放,确实是个棘手的麻烦,

        阿古嬷嬷弯起眸子,笑容冰冷:“那就把蛊神给她!”

        明兰若一愣:“什么?”

        “我说,她想要蛊神,就给她。”阿姑嬷嬷诡秘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