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妃贤惠过了头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珠沉玉碎(五)

第二百三十六章 珠沉玉碎(五)

        “这话说的太见外了,”傅颜铄显而易见地松了一口气,笑着回道,“弟妹还能来二王爷府,二哥已倍感欣慰,还能怪罪什么呢?”

        看着他望着马车的方向,楚妙尔心里也清楚他在期盼着什么,只得低声解释道:“来的路上云期临时被母后传召入宫了,佟首领来得匆匆,想必是什么着急的事情吧。”

        “原来如此……”傅颜铄收起目光喃喃说道,虽是笑着,眉宇间却显露出难以掩饰的失落。

        傅云期心中难受,傅颜铄也未必见得会好受多少。

        “二哥不必太过介怀,此事也并非你一人能掌控得了的。况且今日的结局早在冥冥之中就注定了,即使你早些年跟云期说了他母妃的真相也无从更改。”楚妙尔跟在他身边,轻声劝慰道,“有些事情旁人说再多也无用,必须要你们自己想通才行。”她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傅颜铄,一字一句说道,“多给他些时间,你也需给自己多一些时间。”

        傅颜铄的眼中隐隐有东西在闪烁,他苦笑着点点头,对楚妙尔的话不可置否。此事几乎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煎熬,从上至下,无一幸免。

        “弟妹今日是来看知秋还是……?”

        还未等他说完,楚妙尔就抢先说道:“我今日主要就是来找二哥的。”对上傅颜铄不解的眼神,她笑着解释道,“因我实在是好奇,云期的生母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和他一样有着绝美之姿?”

        听她说完,傅颜铄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挑眉打趣道:“难得听到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赞美之词,也不知道四弟听见后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大家不都是这样评价他吗?有何奇怪?”楚妙尔看他笑得开怀,异常认真地问道。

        “不奇怪不奇怪……”傅颜铄赶紧摆摆手,哭笑不得地解释道,“只是四弟平生最不喜欢听到别人说自己‘绝色佳人’几个字,所以忽然想起他面色铁青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好笑而已。”

        对此,楚妙尔倒是不是很赞同。以前也不是没有当着面提过他的“美貌”,但并没有见他表露过不悦之意。不过见傅颜铄因此而一扫先前的阴霾,她也只是笑笑,没作任何反驳。

        等笑够了,傅颜铄才慢慢思索起来,脸色逐渐变得严肃。

        “我虽连画像都未曾见过,但是光看四弟也不难想象她的容颜何等绝色。”他望着远方,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轻声细语说道,“十多年前的事情我现在也有些模糊,只记得当时我去承熹宫找母妃时,恰好听到她和太后娘娘起了争执,才得知一些事情……”

        楚妙尔凝神静听,从他的话中,一段藏匿多年的后宫往事渐渐展开。

        原来傅云期的生母名叫“穆雨收”,可惜宫里人知晓她的人早就被太后下令全部处死了,也是幸亏傅颜铄在那次偷听到静妃和太后提起“穆妃娘娘”时悄悄留了个心眼,私下多方打听才知道了她的闺名。

        雨收即晴出,确实是个浪漫别致的名字,名如其人,她定是一个恬静烂漫的女子。

        据傅颜铄说,当年那日他与其他王孙公子约好在郊外比试射箭,一时兴奋便忘了时辰,直到日暮时分才想起今日还未进宫看望母妃,所以撇下所有人匆匆忙忙赶回宫,生怕由于自己高兴得忘乎所以而遭到母妃的责骂。

        等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到承熹宫时,却发现母妃的房门紧闭。越是靠近,就听见屋里断断续续传来一些尖锐的声音。令他没想到的是,里屋和母妃交谈的正是皇后娘娘。

        傅颜铄不禁皱着眉头,心里默想着:他们何时私下关系好到可以秉烛夜谈的地步了?不过听皇后娘娘的语气,两人的交谈得似乎并不愉快……莫非,是母妃惹到了皇后娘娘?!他怀着好奇之心贴在窗柩外,侧耳倾听,却越听越是心惊……

        “皇后娘娘,事已至此,您又是如何打算呢?”静妃娘娘的声音不疾不徐传入他的耳朵,“若您真将兵符双手奉上,倘若将来有一天他知道了真相,您不怕他举兵造反吗?”

        “那你倒是给本宫说个解决之法啊!皇室子嗣本就单薄,除了他就只有你的膝下育有一子,那本宫问你,”皇后转身用探寻的眼神看着她,问道,“你愿意让二皇子去吗?”

        静妃干笑了两声,既不摇头也不点头,淡然应道:“臣妾不过是寄生于皇后娘娘的浮萍,自然是听候娘娘的差遣,绝无二话。”

        “哼……”皇后轻笑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与二皇子母子情深,本宫也舍不得将你们二人分开,不过大金的兵力也绝不能落入外姓人的手中,且容本宫再想想吧……”

        静妃表面上对她言听计从,乖顺听话,实则心机深重。比起有这么一个母妃的傅颜铄,还不如让无根无基的傅云期去边疆守着,就算是想造反,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不是!

        沉寂了片刻,静妃忽然开口说道:“恕臣妾直言,皇后娘娘当初就不该留下四皇子的。”

        皇后有些意外地抬头看向她,眼神示意,静静等着她开口。

        “当年穆妃喝下毒酒毒发身亡的情景,许是臣妾自幼信佛的缘故,即便是时隔多年,臣妾仍记忆犹新无法忘怀。何况是她的遗腹子呢?就算是您把宫里的人都杀绝了,也保不齐没有不透风的墙。四皇子的性子越来越沉稳,也颇得一些大臣们的赏识,可总有一天四皇子会知道您设计害了他的母妃,是他的杀母仇人,到那时他如何自处,您又如何处置他呢?”静妃平静地问道,“请恕臣妾大胆直言,您这样和养了头狼崽在身边有什么区别吗?”

        “哈哈哈——”皇后闻言后忽然仰头大笑起来,分明是故意又装作无意地说道,“皇上的亲笔诏书里写得明明白白,又有谁敢提出质疑?只要你不乱说话,本宫不觉得有人敢在宫里提及此事,若是有一人提,本宫便杀一个,若是有两人讨论,本宫便杀一双,静妃觉得如何?”

        静妃的本意可不是把自己也带进去,见劝说无果,只能顺从地附和着点头:“臣妾愿终身为皇后娘娘诵经念佛,只求皇后娘娘一生平安顺遂,安康喜乐。”

        “辛苦你了静妃,等本宫日后坐上了太后之位……”皇后拍了拍她肩膀,笑道,“本宫绝不会亏待你的。夜已深,你就早些休息吧。”

        “是,恭送皇后娘娘。”静妃福身说道。

        听到里面的人要出来了,傅颜铄只能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转身轻点壁柱飞身离开。他万分没有想到,他初显成效的轻功还没来得及给母妃展示,就用在了这个时候。只是不料,落地时一个不留神就崴了脚,失足倒在了花坛边。

        “啊!那是谁?!”一个路过小宫女见前面横躺着一人,吓得不轻,尖叫一声直接扔掉了手中的灯笼。

        她的尖叫声引来了正在执勤巡视的佟卓,几个禁卫军闻声匆匆赶来。

        本以为是乱闯入后宫的乱臣贼子,佟卓拔出腰间的剑便直直向那人逼近。只是那人……身形体貌怎么有些眼熟?

        “灯笼给我。”佟卓起身从他人手中抢过灯笼,又提着灯笼缓缓逼近,这时傅颜铄面若死灰的脸才逐渐显露出来。“二皇子殿下?!”他失声惊呼道。

        “二皇子殿下为何会躺在这里?!”众人低声议论后,纷纷行礼唤道,“属下、奴婢见过二皇子殿下——”

        佟卓将他从地上搀扶起身,沉声问道:“属下不知二皇子发生了何事,怎么会躺在此处?”

        在他审视的目光下,傅颜铄才缓缓回过神来,轻扯嘴角笑道:“我今日还未进宫给母妃请安,唯恐耽误了时间惹得母妃气恼这才着急了些没有看清路,将自己绊倒在此,让佟大人担忧了。”

        见他神色黯然,佟卓也没有深究,只是点头说道:“夜深路黑,殿下再着急也应该寻个烛火赶路才是……属下刚好要往承熹宫去,顺道送您过去吧。”

        “不不不——”闻言,傅颜铄赶紧从他大手的桎梏中摆脱出来,表情有些慌乱又有些着急,指着自己的脚连声说道,“我脚疼得厉害,也正好劳烦佟大人代我去跟母妃说一声,今日我便不去给她请安了,改日我腿脚方便了再亲自登门向她请罪。”

        佟卓从不掺和后宫之事,不过既然摊上了,再出言拒绝也不太合适,况且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他无奈点头应下,特地交代手下人将傅颜铄好生送回房间。

        “原来静妃娘娘和太后娘娘关系这般亲密,我还真的以为是因为她两耳不闻窗外事,才能稳居后宫,荣宠不衰。”楚妙尔听后,不由得发出深深感概。

        静妃那时候一心劝太后处死傅云期,根本就不是为了太后考虑,而是为了自己,为了傅颜铄今后登上皇位能少一个竞争对手。

        不过太后对静妃的态度却不太明朗,一方面极力拉拢静妃,一方面又防范着静妃,只怕是以前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太后借了静妃的手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