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她白日飞升了在线阅读 - 第478章 儿女双全

第478章 儿女双全

        “卫前辈,殿下和娘娘怎么样了?”

        卫图南的步子还没有见到外头的阳光,围在洞穴门口的众人便不约而同的簇拥而上。

        看着几个人担忧又期待的目光,卫图南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你们有的忙活了。”

        “娘娘她怎么了?”风止一听这话,瞬间急了。

        “也没什么。”卫图南皱了皱眉头。

        “到底怎么了呀?”水蓝也跟着出声。

        “就是……”看着众人屏住呼吸的紧张模样,卫图南哈哈一笑,手臂一张,将藏在怀里的两个孩子露了出来,“就是你们太子府有了两个小主子!”

        “小殿下!”

        当两张粉妆玉砌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所有的人眼睛都亮了,纷纷上前。

        “给你们都给你们,别抢别抢。”卫图南见几人焦急忙慌,恨不得把眼睛贴到孩子身上的模样,终是忍不住笑了。

        将孩子给了水蓝和云雀一人一个,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说这两个小娃娃不哭也不闹,但是自己可不是奶孩子的那块料。

        他还是得去盯着琴先,总觉得这老小子没安好心。

        卫图南又嘱咐了几声,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又想到什么,转头有些纠结道,“那啥,若是小孩子能够带着,就莫要去打搅里面那两位。”

        “啊?”风止愣愣开口。

        “啊什么啊呀。”卫图南眉头一挑,“照做就是了。”

        这里一个个都是没什么眼力见的,还不如火舞那小子好玩。

        现在正是人家小夫妻浓情蜜意之时,他们带着孩子进去做什么?

        更何况,就以楚澜那连看都不看两孩子一眼的性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慈父。

        估摸着,不知道在心里埋汰了多少次,怪他们让小酒儿吃苦了呢。

        有时候,不得不说,卫图南还是知楚澜的。

        当章青酒从昏沉的意识里逐渐苏醒后,楚澜立马握紧了她的手,轻声呼唤。

        “楚澜。”章青酒甫一睁开眸子,入目的便是那双熬红了的眼睛。

        虽然昏睡了过去,但之前发生的一切,章青酒脑海里仍有一些印象。

        “我没事,你别担心。”微微一笑,章青酒作势就要起身。

        楚澜呼吸一窒,连忙弓身制止,“阿酒,先别起来。”

        “我真的没事。”章青酒挑了挑眉头,从被子里伸出另一只手,“你若是不信,不如找个人过来按按看。”

        她记得自己生孩子的时候很痛,她想忍住不开口,奈何实在是做不到。

        她也知道楚澜一定是听到了,才会这般熬红了眼睛,将担忧和后怕写在了脸上。

        可是,她现在也确确实实已经好了。

        虽然她知道这有些说不过去,但给她下床的机会,她真的能够蹦上一蹦。

        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因为琴先的术法的缘故。

        一码归一码,若真是如此,还得好好感谢一番才行。

        楚澜深深地看了一眼榻上的人儿,皱着的眉终于舒展开来,“阿酒没事,就好。”

        只是那唇角,却到底没有那抹好看到勾人心魄的弧度。

        还是在担忧啊……

        章青酒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突然皱了眉头,“我们孩子呢?”

        后知后觉,竟然才发现她的孩子居然不在身边。

        “让卫将军抱出去了。”楚澜嘴角又抿紧了几分,语气比之前还闷,“阿酒要见他们吗?”

        “你见过了吗?”章青酒心里微微一动,似笑非笑地盯着楚澜,“男孩还是女孩?长得像你还是像我?”

        楚澜被问得一噎,不好意思地垂下眸子,摇了摇头。

        他之前,哪有什么心思看孩子,而且他们让阿酒吃了那么大的苦头……

        虽然结果在自己的意料之内,但看到楚澜这将抗拒写在脸上的模样,章青酒还是忍不住放柔了声音:“你跟孩子较什么劲?倘若他们知道你刚出生连看都不乐意看他们,当心长大了不跟你亲。”

        “也没见有哪个孩子如这般折腾他们母亲的。”楚澜磨了磨后槽牙,语气颇为愤愤。

        “你真是……”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章青酒勾了勾楚澜的手指,“那到底是你的孩子。”

        以前也没见这男人如此小气啊。

        楚澜嘴角撇了撇,别过了头去。

        许久,才听到他轻声开口,“阿酒,我们有了一儿一女。”

        顿了一下,又道:“女儿是妹妹。”

        “一儿一女?”章青酒先是一愣,紧接着笑弯了眉眼,“我家夫君果真厉害,竟是一语成谶。”

        楚澜深深地看了眼前对自己笑得一脸温柔的女子,终究是柔和了眼神,轻轻地“恩”了一声。

        “阿酒可是想要看看他们?”

        顿了一下,又道:“他们很乖。”

        章青酒挑了挑眉头,想了想:“让水蓝她们照料着罢。“

        “好。”得到的,是楚澜不带任何犹豫的回答。

        章青酒:……

        狗男人,心思暴露得要不要这么明显。

        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看着楚澜脸上的憔悴,到底舍不得再说别的,“现在是什么时辰?”

        “已经酉时了。”楚澜垂眸应道。

        “竟是过了一天一夜。”章青酒挑了挑眉头。

        “恩。”楚澜轻声应道。

        他的阿酒,当真是辛苦了。

        “楚澜,我想沐浴。”章青酒轻轻叹了一口气。

        虽说身子已经无碍,但生孩子的时候却是沾了一身汗,便是那两个巫医帮她擦拭了身子,也仍有几分黏腻。

        听到这句话,楚澜当即一怔,“你的身子……”

        “当真无碍。”章青酒给了楚澜一个笃定的眼神。

        楚澜沉吟了一会儿,便立马起身,“等我。”

        不一会儿,他便大步流星地回来了。

        “你这是……”看着眼前这向来一身华贵似月光的男人,如今衣袍竟是沾染了明显的水渍,章青酒忍不住出声询问。

        回应她的,是男人长臂一伸,连同被子将她一起抱进怀里的欢喜。

        “为夫伺候你沐浴。”楚澜边走边道。

        “我自己来就好。”章青酒笑着摇头。

        她能够想象得到,自己昏睡的这段时辰,楚澜该有多么的心焦。

        “不要。”楚澜轻轻一哼,唇角上扬。

        章青酒:“???”

        为何,感觉画风突然不对味?

        狗男人刚刚不是还在黯然神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