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巴垸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四叔离家出走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四叔离家出走了

        得知父亲死去的消息时,四叔的表情却是几弟兄中最平静的。尽管父亲在生时对四叔倾注的心血,比对我们这些儿女们加起来的还要多。为着四叔,父亲挨祖母的骂比我们挨母亲的骂还要多。父亲已是成年人,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妻儿,祖母那样骂他,叫他如何承受?

        但父亲从来没因此对四叔产生厌恶,对四叔从来都是好言相劝。但四叔从不把任何人的话放在心上,性子就如祖父年轻时一模一样,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吃喝嫖赌成性!

        二叔对父亲的死去反应最强烈,素日并不多言且木纳的二叔,得知父亲死去的消息,在车里不停地撞击自己的头,呜呜呜地压抑地哭,声音就如公牛在喘息。

        三叔只是静坐,默默叹息,泪水长流,不着一丝言语。就三叔病重时,陪伴三叔在医院最多的是父亲,他们兄弟两早于多年前形成默契的生死防线,这刻还没有垮。父亲死了,三叔是冷静主事的人,怎么能像二叔那样失去理智痛哭流涕。

        倒是四叔冷静得出奇,没有哭也没有流泪,而是劝说悲痛欲绝不停撞击自己头的二叔说:“二哥,你这样对着车厢撞头,有用么?撞伤了,是否又要我们送你去医院?大哥这还没着家呢?”

        二叔这才停止撞击,大声痛哭,边哭边嚎:“天,天,天啦,天塌了,怎么得了?怎么得了,天啊?”就二叔的心中,父亲就是他的天。

        三叔听到二叔痛心疾首的嚎哭,低沉地说:“二哥别这样,天塌了,还有人顶起来的。”三叔明白二叔心中的天塌了,他会给他重新顶起来?

        二叔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头脑不大灵活,娶了一个厉害的堂客,自个一点都不能当家做主,但二叔的心底是朴实善良的,知道大哥一直为他顶着那份天,他仰仗大哥的庇荫,成了一个殷实的家,生儿育女,往后就没有大哥替他顶着那份天了。

        这是父亲去世后,叔叔们租车去接父亲的情形。是夜,夜深浩瀚,雪零得树枝丫丫地叫,风都被冻住,村上一片死寂,但车里一点都不冷,也不静。叔叔们心中各自饱含对父亲深厚温暖的情感,一夜夜的悲伤,一夜夜的无眠。

        父亲在家放了两个七天,比祖父与李歌满放的时间都要长。十四天来,叔叔们几乎丧失了思维理智,都不知道该通报那些亲人朋友?也不知该做什么?都默默坐在父亲身边,陪着他们死去的大哥。大哥实在去得突然,没给他们留下只言片语,也没来得及与他们话别,都没见上最后一面……

        叔叔们一时理不清情绪,东通报西通报,也忘通报父亲生前的结把子兄弟章莆叔与马克银,这是他们两以后很是怪罪三叔的地方,毕竟他们曾一起干过事业,办过学校,结靶子弟兄一场过。父亲去世了,章莆本应带着教育局的诚意来给父亲办丧。三叔作为公家人,却忘记将父亲的死讯通报给父亲的单位以及单位上的人了。那时章莆叔早不在五七中学教书,也不在小河教育组,而是调到市实验小学当校长。父亲去世前是小河口镇教育组长。那时五七中学早不叫那名儿,叫河口中学。

        倒是祖母结交的陈印堂老爹的儿子儿孙们,作为陈家堂叔辈的亲人,一个个来到我家,披麻戴孝,把父亲的后事安排得有条有理。

        母亲失去了平时沉稳闷鼓佬的脾性,只顾在父亲身边哭得天昏地暗,我们做子女的也失去了控制,只记得围着母亲哭,人人个个都失去了头脑。因为父亲走得实在突兀,大家一时受不了,没反应过来。父亲离家时还朗朗笑声,生机勃勃,谁晓得一场前进农场之行,十多来个日子,再回就是尸骨已寒,阴阳相隔?

        母亲一句长我的姊妹一句短我的亲人,哭出父亲为什么叫我等做子女的读那么多书的原由。

        母亲哭,父亲因为水平低,在工作中受了气,发誓讨米也要送自己的儿女多读书,往后无论做事与工作都会顺畅,不会像他一样受没知识的气,俗说人从书里乖,俗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他送儿女们读书就是送儿女黄金屋,送儿女好才貌好前程……母亲还哭到父亲死了,她该怎么办?弟妹们那样小,今后还得多依靠姐们,把姐们吃亏照管,与她一起帮扶几个弟妹们长大……

        母亲哭出这样的话,姐妹们听着,心都碎了,更是抱头痛哭,哭得一塌糊涂。

        我七个姐妹们中,只有大姐还是冷静的,只有大姐没哭,穿着孝服,顶着孝巾,面容清瘦疲惫地跟着陈印堂爹的儿子儿孙们一起安排父亲的后事。用几张白纸写得满满的,哪个挑水,哪个卖菜,哪个烧火,哪个迎客,哪个管帐,等等,大家各就各位就是。大姐的毛笔字写得可是清秀俊逸,大姐的神志清晰,眼神坚毅,有担当,陈家有大姐这样当家主事的女儿,父亲早逝,也是放心的吧。我们家的这个天,在大姐的坚定冷静下,才慢慢散开些寒冷与漆黑。

        往后,我每想到父亲去世后,家人的一片凄惶,就不仅泪流满面。他们凄惶的不是死亡,而是逝去的永远无法再享受的亲情,及父亲胸怀中无私宽大的爱。

        父亲去世后,四叔真是逼迫得无路可走,就中了父亲的蕺言,一走了之。

        在四叔心中,除了父亲能顶这份天外,任谁也顶不了。

        四叔出走了五六天,家人才发现。本来四叔几天不回家也是常事,但这次不同的是,四叔带走了所有衣物。

        小姑回娘家帮祖母收洗被子,照常给四叔收拾收拾房间,发现柜子里四叔的衣服不见了。开始大家还以为四叔是有什么公干,等几天就会回来。不对呀,四叔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就辞了村干部,也不再是村干部,一个枯老百姓,一时能去哪里公干?该不是出家出走了吧?

        大家都没有声张,等了几天,四叔还没回来,于是大家就判定四叔离家出走了。我们小字辈的都在上学,对这事不大清楚。这事儿在家里也未造成多大的悲痛与轰动。在祖母心中,四叔这一走,倒解决了许多问题。起码来年,她喂的猪没人敢拉,她住的房子没人敢拿去抵债,孩子们读书的学费也理所当然的有地方拿,三叔大姐会顶起家里的这份天……总之,四叔离家出走,免除了祖母的许多忧心,也让祖母落得清闲。

        四叔离家出走后,三叔与大姐就商议,怎么安排祖母与奇奇乖乖的生活。陈家的这份天就由三叔与大姐顶起来。一顶若干年。这份顶着的艰辛,只有三叔与大姐懂,我们这些小的倒真没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