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盗天在线阅读 - 0530 入局

0530 入局

        “枪上面有编号,是兰陵府治安署的警用配枪。”

        夜魅铁青着脸说道。

        江观渔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搜索两人的口袋,待看清楚两人的探员证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的麻烦大了。

        治安署探员的身份本就敏感,还涉及到了枪击案,绝对是引发轰动的重案。

        如果,这两人反咬一口,说撞车只是一场意外事故的话。

        那么,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他们大打出手,他们出于自卫,开枪还击完全合情合理。

        夜魅也明显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变的凝重无比。

        尽管她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知道这两个家伙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可由于她和江观渔的亲属身份,反而会让她的证言证词不会被采纳。

        至于鲍莉,跟他是同学关系,还来往密切,同样可信度不高。

        季晓轩也一样,他本身并没有成年,还刚被他舍身救下,完全有可能会因为感激而为他作伪证。

        三个在场的目击证人,却没有一个人的证词会被采信。

        这让江观渔嗅到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儿。

        他敢肯定,这两名探员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巧合,很有可能是有人在给自己挖坑。

        会是谁呢?

        江观渔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苏畅,可随即又觉得可能性不大。

        苏畅刚被他诅咒过,虽然不至于丢掉性命,但肯定也是厄运缠身,倒霉事不断。

        不太有可能在自顾不暇的这个节骨眼上,还能腾出手来对付自己。

        可不是苏畅还能是谁呢?

        他不记得除了苏畅以外,还得罪过什么大人物。

        要知道,能够指派两名探员对自己设局,绝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做到的。

        金大坤的手下虽然嫌疑最大,但却根本没有这个本事。

        “事情有些麻烦了,实在不行,我给鲁州牧打个电话吧。”

        夜魅紧蹙着黛眉,满脸忧愁的说道。

        “算了吧,鲁州牧是一州长官,这种牵涉到枪械的大案,即便是他也不好插手。”

        江观渔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脑筋疾速转动着,思忖着破局之策。

        “应该没事,他们又没死,只不过动枪了,会有些麻烦罢了,事情总能说清的。”

        夜魅故作轻松的安慰道。

        鲍莉此刻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满脸担忧的道:“事情是能够查清楚,只不过,距离高考只有一周了,若是因为调查而耽误了高考……”

        话音未落,江观渔就脑海中猛然闪过一道灵光,失声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三人齐齐看向他问道。

        “我之前就怀疑是有人故意设局对付我,可却又有些想不通,这个案子虽然会麻烦一点,但花费点时间终归是能查清楚的,幕后之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用这种并不算高明的手段来害我。”

        江观渔有了想法,思路也变的通畅起来:“可经过卿儿一说,我就立刻想通了,幕后之人并不是真的要用这起案子来置我于死地,也不是单纯的想要恶心我,而是打算用这个麻烦的案子来缠住我,让我错过高考的时间。”

        夜魅和鲍莉面面相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鲍莉紧蹙着黛眉道:“谁这么坏,会这么处心积虑的不想让你参加高考呢?”

        “难道是苏家?”

        夜魅深知苏家和外甥之间的过节,眼底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

        “不太可能,苏畅父子现在自顾不暇,应该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对付我。”

        江观渔却摇头否定道。

        在他心里,其实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但却没有丝毫证据。

        “那会是谁呢?”

        鲍莉有些烦躁的问道。

        “暂时不清楚,但迟早,对方是会露出马脚的。”

        江观渔淡定的说道。

        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他怀疑的目标其实有两个。

        一个是鲍家或者鲍安婷。

        一个则是有过一面之源的南宫羽。

        这两个目标都有着布下这个局的实力。

        尽管他和鲍莉始终在暗中交往,但两人平时的也是表现的极为亲密。

        再加上这次鲍莉和沫沫出事,他把两女都带回了自己家。

        鲍莉还跟着他一起来解救季晓轩,关系的亲密程度不问可知。

        幕后设局之人,只要稍一留意,就会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所以,才仓促间布下这个并不算多么高明的局来毁掉他的前程。

        如果他死在探员枪下,最多就是推出这两名无足轻重的探员当替死鬼,对幕后之人造不成任何损失。

        可如果他没死在探员手里,那不管这两名探员是死是活,只要动枪了,他都会麻烦缠身,在没有查清楚案子之前,他肯定是无法参加高考的。

        江观渔换位思考后,觉得幕后黑手是南宫羽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要知道,南宫羽可是公认的大夏年轻一代第一天才。

        可他的横空出世,已经威胁到了他第一天才的称号。

        当然,天才都是自负的。

        更大的可能是,南宫羽压根就不屑于跟他较劲儿。

        只是把鲍莉视为禁脔,无法容忍他和鲍莉走的太近,才用这种方式来展示他的强大,给予他一个警告。

        江观渔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生气。

        鲍莉可是他认定的媳妇儿。

        这个南宫羽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对自己的女人生出了觊觎之心。

        还仰仗着所谓的家势,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彰显他的不可一世。

        呸!

        他算个什么东西。

        “打电话报官处理吧。”

        电光火石间,江观渔就做出了决断。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瞒得住的,遮遮掩掩的反而对他更为不利。

        至于阴谋,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眼前的这个局,幕后之人唯一漏算了一个人,那就是小姨这个念力师。

        这也要多亏了小姨念力师的身份是绝对保密的,才让幕后之人仓促布局时留下了这个漏洞。

        否则,这看似并不高明的局,还真能毁掉他的前程。

        所以,看透这个局后,江观渔反而变的愈发淡定从容起来。

        唯一让他没算到的是,报官后,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不是清河郡的探员,而是兰陵府的探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