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黎少你的小撩精又下线了在线阅读 - 第25章 您已不是对方好友

第25章 您已不是对方好友

        小宋憋住了笑容,莫名觉得有点搞笑是怎么回事?他的老板什么时候这么讨厌季云恒了?

        “饧箫,虽然没有实际行动,但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入股,帮助安小姐,毕竟找其他合伙人太难。”

        红灯,黎景闻的车停下,偏头一看,正好经过了安鹿芩上午去选址的那家店。

        刚刚匆忙都忘了问她结果到底怎么样。

        被那个女人耽搁住,估计悬了。小丫头生气确实应该怪自己,若是自己当初及时接了电话去处理,她就可以脱身去签约。

        这是她第一次独立创业,自己就扯了后腿。

        黎景闻长叹一声,“给她选个新地址,以你自己的名义。”

        “啊?”小宋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说实话,他觉得黎景闻给他银行卡的时候,神情分明是对安鹿芩创业的不放心,按照以往,应该是派他暗中捣乱明上劝告,劝退安鹿芩,好好回家享受生活。

        黎景闻又追加了一句:“下午四点前就把结果汇报给我。”

        “哦。现在安小姐的视频已经全部下架了,但网友还是在抨击她,尤其是有人恶意剪辑,煽动粉丝,骂声一片。”

        “联系律师作为安鹿芩的代理律师将全部监控放出去,同时发出律师函起诉。”

        安鹿芩现在丝毫不在乎网上那些人说什么,她比较想知道唐茗现在是什么想法。

        塔塔已经查到了,那个假孕妇就是唐茗的手下派去的,现在只要拿到证据证明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那黎景闻就会对唐茗有所怀疑。

        但,为时尚早。

        现在不需要惊动黎景闻,只需要慢慢警告唐茗。

        “新手机。”塔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安鹿芩接过去。

        “你已经设置好系统了?”

        听塔塔说系统改进了,可以在手机上看到任务进度与得分,甚至可以积分兑换,查询线索。

        听起来没啥大用。

        塔塔眼神闪了一下,应了一声。

        什么系统不系统的,都是他扯的,他不过是在安鹿芩的手机上装了定位跟踪器,防止接下来的任务中她遇到危险。

        安鹿芩换上了手机卡,“那个房东怎么说的?”

        当时给黎景闻打电话打不通,塔塔又不能出来,但她真的不能失去这次租约机会,于是就让塔塔去找房东了。

        不知道房东会不会给面子,主要是还有人在竞争这套写字楼,出价方面也毫不逊色。

        该不会这个人就是唐茗的人吧!

        唐茗为了让自己首次创业失败,还真是煞费苦心啊!难道就不想想,自己要是创业失败了,肯定又要去缠着黎景闻了。

        “你明天亲自去,自己谈。”

        塔塔的话还没从窗户飘出去,房东的微信就给安鹿芩发了过来。

        [抱歉安小姐,我已经决定租给其他客户了。]

        [实在抱歉,我们也不想处在这个风口浪尖舆论漩涡中,我还是挺讲究的。]

        啊?意思是因为网上那些事情才不和自己签约的是吗?

        安鹿芩马上发过去[我澄清,那只是个误会。]

        红色的感叹号从聊天款蹦了出来,“您已不是对方好友”。

        安鹿芩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

        看来舆论不处理不行。

        她趴在窗户上看着翻飞而过的树木,一阵一阵的风吹过来,热浪翻滚。

        心情更加烦躁了。

        唐茗现在应该很开心吧!

        果不其然,这事情甚至传到了鹿芩的小学同学那里,十年不曾说过一句话的群因为安鹿芩的社会事件又活跃起来。

        [我觉得安鹿芩一定是被冤枉的,我知道,她性格那么胆小怯懦,走夜路都要找黎景闻一起去,怎么可能会主动推一个陌生的女人呢!]

        [哈哈哈哈你没看视频吗?她把人家衣服都掀起来了。]

        [可是不掀起衣服怎么知道她是装孕妇?分明就是故意碰瓷碰上了狠人。]

        [这么多方法她偏要用掀衣服,是不是她经常在陌生人面前做这个动作,也觉得别人和她一样?]

        安鹿芩只觉得好笑。

        不知道那个现在在维护她的人,什么时候“悔改”。

        [安鹿芩!安大小姐!出来说话呀!别做缩头乌龟!]

        [人家忙着创业呢!模特经纪公司!人家走的时尚圈,你个小民宿老板土老帽,人家怎么会搭理你?]

        [哈哈哈哈对对对。时尚圈!就她那品味,她是选儿童和乡村模特吗?现在乡村服装也搞走秀?]

        这时候,群里多了一个新成员。

        谁都不认识他。

        进来之后没有说话,默默地将昵称改了统一格式。

        这人叫汤奈奈。

        安鹿芩没印象就别说了,连群里的人都开始讨论起她是谁来。

        那人说他是小学同学,以前总是坐在最后一排,从来不说话,最后一个学期转学了,所以课表上没有他。

        这么解释,似乎合理。

        这个人很快通过阴阳安鹿芩的方式融入了大家。

        [要不我们搞一个同学聚会吧!把大家都聚起来。]

        [聚起来水滴筹,给安大小姐凑一个公司选址!支持支持!]

        [你们都做了人家黎少还怎么做?]

        人们叫嚣着,奚落着,安鹿芩仿佛成了下酒菜。

        季云恒发来消息,关切询问视频上的事情。安鹿芩着急打错了聊天框,一句话直接发到了班级群。

        [正在看一群垃圾批判我。]

        群聊瞬间安静了。

        安鹿芩也看到了自己发错群,但她并没有要撤回的意思。

        没错啊,这就是她的心声。

        有人冒出来发了一个句号,表示无语。

        安鹿芩更烦躁了,你们在这里阴阳我,我就骂你们怎么了?

        是不是以前鹿芩给你们好脸色太多了,你们都敢在大群里光明正大挖苦别人了。

        安鹿芩:[不服就直说,发一个句号多憋屈。]

        路人甲:[我可没那个意思,你别自己对号入座。]

        安鹿芩:[我没有对号入座,但你和我说的可是毫厘不差。]

        路人甲:[?]

        安鹿芩:[nothing.]

        当然是说你们都是垃圾啊!听不懂人话。

        安鹿芩转而去看季云恒的消息,才发现自己的视频不见了,有一个自称是自己代理律师的人在微博公开了现场的视频监控,并且发声明要起诉那个女人。

        这是黎景闻干的吧!

        本来以为他不接电话是在忙工作,没想到他是在和唐茗一起吃饭?怎么,是嫌弃自己打搅他们二人世界了?

        季云恒说看到了网上的视频,想问她现在方便不方便,他有一个办法,不仅可以让她澄清,还可以改变大家对自己的看法,消除偏见,立新的人设,对开公司也有帮助。

        有这种好事,安鹿芩欣然答应。反正合同也签不成了,只能另寻新的写字楼。

        季云恒让安鹿芩到他公司附近等他,塔塔便开车送她过去。

        安鹿芩让塔塔回系统睡觉,塔塔表面答应,实际上并没有走远。

        安鹿芩把季云恒当成了朋友,无比信任,他可没那么信任季云恒。

        安鹿芩进咖啡店的时候,就引起了不少客人的注意,大家纷纷窃窃私语。

        这些事情安鹿芩也习惯了,径直坐在靠窗的位置。没过多久,季云恒就推门进来。

        上班的季云恒一身西装,打着领带,和她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有种禁欲之美。

        “鹿芩,刚刚临时有点事,下来晚了。”季云恒边走边把服务员叫了过去,“无糖蛋糕和麻薯奶盖你觉得怎么样?”

        安鹿芩点点头,“没事,我也刚到。”

        季云恒坐在安鹿芩对面,手机响了,毫不犹豫地挂断后扣在了桌面上,“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成立模特公司,是想当我的竞争对手打压我?”

        “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找份工作做点事,我对模特有点研究,其他方面……无法胜任。”安鹿芩干笑了两声,恐怕自己说对模特有点研究,也没有人相信。

        没人相信还怎么招聘啊!

        头大。

        季云恒的手机铃声又响了。

        这一次安鹿芩阻止了季云恒挂断电话,“先接电话吧!说不定是要紧事。”

        季云恒便当着安鹿芩的面接起来电话,似乎没说什么就挂掉了。

        “帮你联系了一个模特界的经纪人,她手上有些人脉。本来是在家休产假,这段时间可以帮你打点。”

        安鹿芩脑子一蒙,这这这……季帅这么好!这是什么霸总行为。甚至都没有劝说自己开公司有风险,要不要慎重考虑,直接帮你自己找人了。

        安鹿芩眼睛里冒着星星,“啊,季总怎么能对我这么好,看来我必须来世当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

        “那倒不用,如果鹿芩这一世就能报答再好不过了。”季云恒眯起眼睛,嘴角微微翘起,那双眼睛摄人心魄。

        安鹿芩心中清楚,季云恒这样的商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就是不知道他要自己做什么,能不能做到。

        难不成是让自己每天给他送饭?低血糖患者季云恒。

        “那感情好啊,只是我不知道可以帮你什么忙,我好像什么都做不好。”

        季云恒身子前倾,勾了勾手,安鹿芩凑过去。

        这一幕被躲在屏风后边的人拍了去,马上就传到了黎景闻的手中。

        黎景闻看着手机中的照片,季云恒光天化日之下在咖啡厅亲安鹿芩的侧脸!

        像什么样子!

        wap.

        /129/129628/30190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