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黎少你的小撩精又下线了在线阅读 - 第41章 哪个老同学

第41章 哪个老同学

        唐茗甚至来不及制止安鹿芩,安鹿芩已经打通了110。

        “鹿芩!说不定是他们搞错了,我再去问问,不用麻烦警察了。”唐茗看向了黎景闻,黎景闻好像故意似的,扭过头去看着小镰刀。

        安鹿芩捂着手机,挑眉看着唐茗,看穿了她眼底的慌张,“啊!是嘛!”

        她根本没有打通电话,用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这是唐茗的手段,大概是因为自己和黎景闻最近关系缓和了很多,又想挑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挑拨有什么用?反正他们两个人联姻是板上钉钉的事。

        无聊。

        安鹿芩电光石火之间收了手机,唐茗才后知后觉,安鹿芩根本没有打通。

        安鹿芩主动拉起了唐茗的手,“唐茗姐姐,你今天留下来一起吃饭吧!我和景闻哥哥出差的时候买了当地的土特产呢!你留下来尝一尝。”

        唐茗转头看向了黎景闻,黎景闻正牵着小镰刀在远处的花坛散步。

        她记得黎景闻对小动物无感。

        黎景闻怎么突然这么容忍安鹿芩了?还突然答应要和安鹿芩联姻。

        “唐茗姐姐,你就留下来吧!也算是我感谢你最近这几天帮我的忙了。”安鹿芩晃了晃唐茗的胳膊,唐茗扯起嘴角笑了笑。

        “好啊!”

        唐茗留下来吃饭,黎景闻都没有想到安鹿芩到底是怎么想的。

        陆阿姨在准备饭菜,黎景闻推着安鹿芩进了客厅,弯腰要把她抱到沙发上,安鹿芩却两只胳膊交叉。

        “不用,我自己来。”安鹿芩两只胳膊撑在轮椅上,脚后跟着地,黎景闻扶着她,生怕她摔倒。

        唐茗在后边咬着牙,要是有机会的话,她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安鹿芩给黎景闻灌了什么迷魂汤。

        安鹿芩坐在沙发上,抬头微笑地看着黎景闻,“我要在这里看电视,你和唐茗姐姐要是有公事要聊就去吧!”

        黎景闻睫毛微微颤动,安鹿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还主动让他去和唐茗“聊公事”?

        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还是刚刚唐茗冤枉她的时候自己没有给她撑腰?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唐茗听到安鹿芩这话,上赶着站在黎景闻身后。

        “是啊!景闻,我还有事要和你聊呢!要不一会儿耽误吃饭了。”

        黎景闻一眼都没有看唐茗,直接坐在了安鹿芩的身边,“就在这里说吧!”

        这下总不会出错了吧!

        唐茗脸色瞬间变黑,“啊!这不太好吧!公司的事情……”

        黎景闻薄唇动了一下,正要说话,安鹿芩就推了推他的背。

        “你们快去书房聊天吧!在这里说还影响我看电视呢!”

        黎景闻盯着安鹿芩看,那表情似乎在质问安鹿芩为什么要放走他,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

        安鹿芩眼神清澈,“我一会儿去吃饭的时候电话叫你,放心吧!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安鹿芩这几次三番要黎景闻和唐茗独处,黎景闻最后还是莫名其妙带着唐茗上了书房。

        一进门,他就悄咪咪地打开了手机的录音机。

        安鹿芩看黎景闻和唐茗上去,松了口气,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么费尽心思支走黎景闻还能有什么原因,当然是季云恒给她发消息了。

        季帅:[小鹿!你怎么这么鲁莽?有没有伤着?]

        季帅:[公司的事情我知道你也很为难,没关系的,我这个职位会一直给你留着,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就过来。]

        季帅:[下次不许这么莽撞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你若是来我这里上班,我可不能让你上天台!]

        季帅:[不知道你怎么样了,有空记得回复我的消息。]

        安鹿芩看着季云恒这一堆消息就发愁。

        开公司的时候季云恒第一时间给她提供帮助,二话不说帮她找了一个有经验的模特经纪人。

        后来公司没有租到合适的办公楼,他也是迅速就给自己找了别墅,天天下班还过来帮忙。

        公司申请注册被刁难,他又立马就给自己提供了一个职位……

        安鹿芩挠了挠头,还是决定亲自打个电话。

        安鹿芩几乎刚刚按下拨号就被接通了,“喂,季总,是我呀!”

        电话里季云恒焦急的语气似乎穿过屏幕传了过来,他连连发问,担忧又嗔怪,“小鹿!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我听说了那件事,你胆子怎么这么大?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安鹿芩突然感觉心里憋着什么东西。

        过了半晌,她才弱弱地开口,“对不起啊,我刚刚在忙,没有回复你的消息,让你担心了。”

        电话那边的季云恒突然也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声音柔和了很多,“抱歉啊,刚刚太情绪化了。”

        “没关系啦!你也是为我考虑!真好啊!能让季帅如此关心我,我很荣幸。”安鹿芩大大咧咧地笑了笑,小镰刀围着她转圈。

        季云恒给她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是天生就熟悉的朋友一样。可明明原主之前并不认识他。

        季云恒看着安鹿芩派人送来的别墅钥匙,双眸沉下去,“我只能接受你被猎头挖走。”

        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给安鹿芩提供帮助,可安鹿芩,还是因为黎景闻拒绝了他。

        安鹿芩摸了摸小镰刀的耳朵,说着一些场面话,“季总这么看的起我,我不去打工真的说不过去啊!”

        身后楼梯拐角处的唐茗刚刚下来取东西,却听到了安鹿芩说的这句话,瞬间眉飞色舞地走了上去。

        敲开黎景闻书房的门,唐茗走进去将手中的领带盒子放在了黎景闻手边。

        “不知道这个药会不会和应钟的针灸冲突,但你毕竟已经适应了这药,针灸——”唐茗的话戛然而止。

        她和黎景闻相识就是因为黎景闻的嗜睡症。

        黎景闻在两年前刚刚回国的时候因为患有嗜睡症突然在开车时发病,出了车祸,等他在手术室里躺了十二个小时出来又在icu待了几天后,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唐茗。

        嗜睡症会突然发作,有可能是在吃饭的时候,也有可能是在办公的时候,更有可能是在路上走着走着……黎景闻是禾泰东黎的总裁,他得了这种病当然要隐瞒,不然禾泰东黎不知道要落到谁的手里。

        所幸唐茗在一家私人医院工作,她所在的研究所正在研究嗜睡症的药物治疗,这一来一往,两人关系便好了许多。

        黎景闻打开袋子,取出了领带盒,那盒子里放着一个药瓶,他语气极其平淡,“我有分寸。”

        以前他一直是看在唐茗是他救命恩人的份上,才对她礼貌,又格外关照,可最近安鹿芩频频因为唐茗和他生气,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去疏远唐茗。

        似乎他和唐茗之间,确实没必要那么亲近。

        不过当然不能拉下脸,毕竟,唐茗和安鹿芩可不一样。

        撕破脸皮,唐茗一定会曝光他生病的消息。

        “对了,你们的合作怎么样了?还顺利吗?”黎景闻每次提到这件事都能记起来安鹿芩误会他没有陪护她。

        安鹿芩最近身体状况很好,大概联姻以后,她的心情会更好吧!

        “顺利,要不是你出面,我都没办法完成这个任务。”唐茗笑的时候眼角皱纹一簇一簇的,想到安鹿芩,故意装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景闻,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黎景闻眼神暗了暗,停下手边的工作,“说吧!”

        八成是和安鹿芩有关。

        “我刚刚上来的时候,听到小鹿妹妹在和季云恒打电话,她好像要去季云恒那里工作。”唐茗微微蹙眉,“我知道她是真心想要证明自己也可以做好一件事,但我真的觉得她不应该接受季云恒的邀请。”

        黎景闻听到“季云恒”三个字,脸色阴郁,起身就走。

        “吃饭吧!”

        唐茗跟在黎景闻身后,觉得自己计划得逞,心花怒放,神采飞扬。

        黎景闻都快走下楼梯了,她就一把拉住了黎景闻。

        黎景闻甩开了她的手,示意她有话快说。

        唐茗松开了自己的手,声音柔和,“景闻,你千万别责怪小鹿妹妹,她也是急于证明自己。我只是觉得你尽心尽力为她,她还是太年轻。”

        黎景闻迈开大步走下了楼。

        安鹿芩果然在打电话,那神情明朗。

        “好,没关系没关系,你先忙吧!我这里不着急,再说上次也是你帮了我。”

        “好好好,其实不用这么客气,既然张律师这么专业,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安鹿芩挂了电话,一回头就看到了黎景闻,清冷的双眸正凝视着她。

        “你们聊完啦!”安鹿芩和颜悦色地看着黎景闻还有他身后春光满面的唐茗。

        唐茗这么开心,和黎景闻说了什么?自己的坏话?

        “嗯。你在给谁——”

        黎景闻话未说完,安鹿芩就主动上报。

        “上次遇到了一个老同学,刚刚和我说急需五万块资金周转,毕竟人家之前帮了我,我就答应了。不过有正式的借条。”

        黎景闻把轮椅推了过来,“哪个老同学?”

        “张韬,律所的。”安鹿芩扫了一眼唐茗的表情,似乎还是很得意啊。

        她圆圆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恍然大悟。

        两只胳膊伸到半空中,冲着黎景闻撒娇,“景闻哥哥扶我坐轮椅。”

        黎景闻没说话,不动声色抱起来她,安鹿芩与他脸贴脸地瞬间,在他耳边低语。

        “你是不是担心我去季云恒那里工作呀!”

        wap.

        /129/129628/30907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