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黎少你的小撩精又下线了在线阅读 - 第51章 不知不觉喜欢上了黎景闻

第51章 不知不觉喜欢上了黎景闻

        塔塔陷入了沉默。

        不过,与其说是沉默,不如说是——隐瞒。

        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安鹿芩会问他这个问题。他也清楚,如果安鹿芩问出这个问题,对黎景闻的情感,已经变了。

        可是,他没想到有这么快。

        究竟是什么时候,安鹿芩,不,是籍樱,已经不知不觉喜欢上了黎景闻。

        如果安鹿芩的挑战被目标人物发现,不会影响系统,也不会影响剧情,不会影响关于安鹿芩的一切。

        但是会影响籍樱。

        可他不能说,这是原则。

        [未知数,但不会是好的。]

        他只能这么告诉安鹿芩。

        此后,安鹿芩都小心翼翼地做事,小心翼翼地活动,它让自己尽量表现得像一只猫一样。

        黎景闻带它去工作室,它也没有进去,坐在车的后排不肯出来。

        于是黎景闻就让小宋看着它,自己进去了。

        “喵~”安鹿芩看着黎景闻走到工作室里边,其实它很好奇黎景闻进去会干什么,他会不会对自己的装修评头论足一番,又会不会看到了男模然后生闷气……

        小宋回过头看着安鹿芩失落的背影,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

        “你和安小姐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小宋这一句话,把安鹿芩吓得不轻,“咚”一下撞在了靠背上。

        哦,好疼,我的脑壳子!

        连小宋都看出来了?都觉得它身上带着自己的气质?这可是猫啊!猫和人怎么比较啊!

        它窝回了坐垫上,巨大的一团,眯起眼睛睡觉。

        小宋也不再打扰它。

        过了一会儿,一个电话惊醒了它。

        “黎总现在有些事,他一会儿忙完就会去医院。”

        安鹿芩竖起耳朵。

        黎景闻要去医院?看老头子?黎景闻这几天都在帮忙处理她的家事。

        小宋看了一眼后视镜中的猫,“是的,黎总已经联系了最好的医生给安老爷子做手术,但是手术的风险很大,所以希望您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毕竟您在这方面成就非凡。”

        安鹿芩听到这里,微微睁开眼睛。

        这么说,原主的爷爷真的到了病重的地步,有黎景闻帮忙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它继续往下听。

        “前几天早上下了病危通知书,黎总亲自去过,老爷子的神志不清,这几天有一点好转。”

        安鹿芩忽然有种憋闷的感觉,胸口围着热气,无法排解。

        这时候不应该是高兴吗?欺负原主的老头子终于遭到报应了。

        可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而且,黎景闻亲自去过,是什么时候?是没有来接自己的时候?

        因为去了医院所以才没有来得及接自己。

        安鹿芩翻了一个身,头转向另一边。

        小宋打开车门出去谈电话了。

        安鹿芩叫着塔塔。

        “塔塔!你出来!黎景闻没有去接我的那天,是去医院了吗?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嘛!”

        塔塔应该知道的。

        原主的爷爷病危,在系统中是大事,这些连带目标人物行为轨迹发生变化的事情,他作为一个系统怎么会不知道。

        塔塔不想告诉她?也不会吧!塔塔没有理由瞒着她。

        塔塔:[我真不知道。]

        他清楚得很。

        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安鹿芩与黎景闻的误会解除。

        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何况当时安鹿芩问他的时候,他的的确确不知道,只是后来知道的。

        人一旦有了爱欲,就会变得自私。

        系统也是。

        至少他,这是第一次。

        从他接到任务开始,从他见到籍樱开始,他就喜欢上了她。

        无法自拔。

        系统是没有权利选择自己要进入的挑战的,塔塔曾遇到过很多人,籍樱是唯一一个,他想要跳出系统永远守护的人。

        安鹿芩:[你真的不知道?那你知道爷爷病危吗?]

        塔塔:[我知道,我不想告诉你。]

        安鹿芩:[虽然确实讨厌,但也不至于瞒着我,要不还是去看看?]

        塔塔:[你好好看看鹿芩的日记,你不会想去的。]

        [放屁!现在哪有日记啊!]安鹿芩破口大骂。

        塔塔被骂完之后就给安鹿芩讲了事情的原委。

        原主在自杀之前,见过老头子,她希望老头子可以站出来,至少作为爷爷可以替她撑腰,相信她是清白的,那个时候她也不至于被那么多人欺负。

        可老头子却说,你做过的事情,就要承认。

        这句话彻底击溃安鹿芩,成为她与老头子决裂的导火索。

        不仅如此,老头子还让安鹿芩想尽办法抱住黎景闻的大腿,就算做情人都可以。

        安鹿芩只是想澄清自己是清白的。

        可老头子最后却一脚踢开了她。

        这是原主最后一次见安家的老头子。

        安鹿芩听完之后血压都升高了,她发誓她绝对不会去看死老头子的。

        这老头子也太不是东西了!人都老了,怎么还这么说话!还不相信自己的孙女!

        安鹿芩在东城的亲人,就只有安叙知和爷爷奶奶,本来是寻求爷爷奶奶的帮助,希望他们可以替她撑腰,结果还被侮辱成这样。

        他们算不算是原主自杀的帮凶。

        安鹿芩现在只希望黎景闻不要逼她去见老头子。

        她不会说什么好话的。

        不想因为老头子毁掉好不容易攒来的好感积分。

        黎景闻并不知道在此之前,安鹿芩在安家有这样的遭遇。

        他进了工作室的大厅,一进门前台就满面笑容地问好。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来……”前台小姐姐早就听说了安鹿芩的未婚夫是黎景闻,没想到真的来了,黎少亲自前娇妻工作的地方。

        而且,他本人更帅啊!

        “我找主理人,有预约。”黎景闻扫了整个大厅一眼,小宋找人做的装修还可以。

        “好!请您跟我这边来。”前台小姐姐带着黎景闻上楼。

        这个工作室相比之前看到的工作室简单多了,一共两层。一层一进去有摄影棚,换衣间,还有准备给每一个未来的超模的照片墙。

        上了二楼,一上来就是一个长长的t台,两边是经纪人的办公桌,最尽头靠落地窗的位置有两个相邻的办公室。

        一个门上写着主理人李茄恣。

        另一个门上写着主理人安鹿芩。

        黎景闻看到透过玻璃看到安鹿芩的办公桌,整整齐齐的文件,从大到小排列,后边还摆着一排杂志。

        他确信,这是安鹿芩自己整理过的,而不是工作人员整理的。

        他的脑子里似乎已经浮现出了安鹿芩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工作的样子。

        隔壁的门打开了。

        一个身材姣好,身高有将近一米八,身穿白色西装裙的女人走过来,“黎总,欢迎来到我们的工作室啊!”

        黎景闻移步,嘴角微微翘起,“打扰李总工作了。”

        “说笑了,您能亲自过来,可是给了我们很大的面子。只是安总不在,恐怕让您白来一趟。”茄子姐姐已经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她经常没有人影,还希望李总见谅。”

        黎景闻刚刚坐下,和茄子姐姐聊了没几句,前台就给茄子打电话,茄子无奈只能下楼。

        茄子下了楼,看到穿着一身红裙还带着墨镜的唐茗。

        丑死了。

        她走上前去,“唐小姐,请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唐茗和黎景闻还有安鹿芩那些事,她略知一二,她不想淌浑水,不过她倒是觉得,唐茗根本没办法和安鹿芩比。

        很多方面,她都比不上安鹿芩。

        唐茗摘下墨镜,伸出了戴着红宝石戒指的手,“茄子姐姐,久仰大名。”

        茄子轻轻覆了上去,如同蜻蜓点水,眼帘抬起,毫不客气,“这是我第一次来见没有预约就来见我的客人,没想到竟然是唐小姐。”

        没预约还想见我,要不是因为季云恒提醒过,我还真的不会给你脸。

        两人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

        唐茗尴尬地笑了笑,“茄子姐姐说笑了,我今天来,是为了告诉您,我这个妹妹的事情不知道你了解吗,她经常会人间蒸发,找都找不到的那种。”

        我真没想到,安鹿芩居然能找到你这样的人来帮她。你也是有什么想不开的,要接手这个烂摊子。

        “所以呢?”茄子姐姐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她不仅知道,还收到过安鹿芩亲自写得信,安鹿芩还送给她小宝宝的玩具。

        唐茗注意到茄子戴的手镯正是和自己的红宝石配套的,价格是自己的几十倍,瞬间把那只手背后。

        “我是怕造成误会,毕竟你也知道,我这个妹妹她有黎少在背后做靠山,你们可能不好说什么。如果有什么她在工作中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可以先知会我一声,我让她改。”

        “您知道的,小鹿妹妹的脾气确实有点大,她有些收敛不住自己的情绪,若是日后真的得罪了什么人,希望您能先知会我,我会让她注意。”

        茄子姐姐脸上露出冷傲的神情,“那倒不必,黎总说他会亲自管教的。”

        “黎总——我想你也是道听途说,景闻对这种事情,尤其是小鹿妹妹,没有……”唐茗低头哂笑。

        茄子哼了一声,“他就在楼上。”

        想要挑拨安鹿芩和她之间的关系,没想到黎景闻就在楼上。

        唐茗的手段也太拙劣了。

        “你是说景闻在楼上?”唐茗蓦地抬头。

        正好对上了黎景闻的视线。

        wap.

        /129/129628/31149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