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黎少你的小撩精又下线了在线阅读 - 第62章 左拥右抱同事而已

第62章 左拥右抱同事而已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黎景闻连着拨打了三次都没有接通,他严重怀疑安鹿芩把他拉黑了,接着打微信语音,还是没反应,让小宋打,也不接。

        黎景闻阴鸷的目光掠过办公桌上安鹿芩的照片,他才把照片放上来,安鹿芩尾巴就翘上天了,还敢拉黑他了。

        他扯了扯领带,喉结上下涌动,那双眸子敛进去,白皙细长的手指上能看出青绿色的血管,根根分明。

        “全城寻找安鹿芩!”

        “阿嚏——”

        安鹿芩打了一个喷嚏。

        她坐在沙发上,眼前的灯光晃得她甚至睁不开眼睛,茄子完全不像一个刚刚生完娃没多久的女人,打扮得像个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再看工作室的f4,非常对得起那四张脸和身材,美女环绕。

        只有她自己显得略微有些格格不入。

        安京隐匿在人群中,可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安鹿芩身上。

        他可要保护好他们家大小姐啊!毕竟他这条命就是安鹿芩捡回来的。

        “帅哥,可以加你的微信吗?”一个穿着披肩的小姐姐已经打开了微信期待地看着安京。

        安京穿了一件灰色的无袖t恤,肱二头肌在红色的灯光下反光,一条“x”形的钛钢项链垂在胸前,下颌线格外清晰,高挺的鼻梁,瞳孔清澈,大背头更加重了他桀骜不驯的性子。

        安京扶了一下眼镜,似笑非笑,指了指坐在角落里摇晃酒杯的安鹿芩。

        “你要问那个女人哦!”

        “哦,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那是你女朋友。”那女孩还仔仔细细看了安鹿芩一眼,她没有认出来那是黎景闻的未婚妻安鹿芩。

        安京笑得灿烂,故意大声笑道:“那是我老板!”

        安鹿芩才被安京的声音吵到,缓慢地扭过头去,她手中拿着酒杯,肩膀跟随音乐微微晃动,并不放纵,但眼神却格外的勾人,风致却不媚俗。

        和坐在这里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

        二楼上有几个戴墨镜的男人已经观察安鹿芩很久了,以为她独自一个人。

        安鹿芩在肆无忌惮地搜罗这个地方里的帅哥,说不定还有人可以加入他们工作室。

        塔塔:[你忘了季云恒吗?]

        安鹿芩:[季云恒是白月光,你知道的。]

        塔塔:[渣女!]

        “小姐姐,一起喝一杯吧!新来的吧!”楼上下来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两人都穿着白色的衬衫,看样子倒像是个正人君子。

        安鹿芩还没说话,安京就过来了,一屁股坐在安鹿芩身边。

        “安总,一起喝一杯?”他胳膊自然而然地搭在了安鹿芩的肩上,明明是邀请安鹿芩,却把目光投在那两人身上,长而柔软的睫毛下眼神凌厉。

        安鹿芩放下了酒杯,故意露出了那只戴着戒指的手,“我不点,谢谢。”

        她还以为这俩人是酒吧的少爷,只是抬头微微一笑。

        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轻蔑地笑了。

        “你可能误会了,我们的工作和你旁边这位不一样,也没有要抢单的意思,只是单纯地请你喝一杯。”

        安鹿芩挑眉,用力拍了拍安京的肩膀。

        “放心,签了合约我会对你负责的。”

        安京笑眯眯地看着安鹿芩,“大小姐说笑了,您是我老板,您什么时候想开除我都行,我就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人。”

        “给个面子吧!”那男人已经毫不客气地要坐在安鹿芩另一边了,安京一把拉着安鹿芩将她护在身后自己站了起来。

        “你走,或者是我请人让你们走。”安京身高压制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舔了舔腮帮子,歪着脖子扭了扭头。

        安鹿芩无意之间一撇,看到了他脖子上的纹身。

        这个纹身!这不就是塔塔说的欺负安京的那个黄毛的纹身吗?

        安鹿芩扯了扯安京的袖口,安京低头凑到安鹿芩耳边,听她说话。

        黎景闻刚刚进来,一眼就瞟见安鹿芩和安京混在人群中格外亲昵的姿势,旁边还有几个男人。

        他还没走过去,小宋已经带着一群人跑了过去将安鹿芩等人团团围住。

        安鹿芩打了个呵欠。

        不用猜她都知道是哪位大神派人来了。

        但愿他没有亲自来。

        然而这个愿望很快就破灭了。

        黎景闻穿过人群走到了安鹿芩年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即使酒吧内的灯光昏暗,她也能看到那双鹰眼底下压抑的怒气。

        “帅哥挺多,酒也很好。”黎景闻大手落在安鹿芩的腰间,轻轻一勾,安鹿芩便贴住了他的腰。

        安鹿芩才不怕黎景闻,她只为鹿芩感到惋惜,所以为了鹿芩,她一定要好好虐一虐黎景闻给鹿芩出气。

        “正答!”安鹿芩想挣脱黎景闻的手,奈何她越是用手掰黎景闻的手,黎景闻便搂的越近。

        “放——手——”安鹿芩咬牙切齿地抬头瞪着黎景闻。

        黎景闻的大手慢慢往上游走,他在安鹿芩耳边低声耳语,“回家。”

        安鹿芩冷哼了一声,“大哥不是吧!现在是娱乐时间,实在不行你给唐茗打个电话让她陪陪你!”

        话音未落,黎景闻扛起安鹿芩就走,后边跟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跑了出去。

        当然,那两个流氓也被带走了。

        安鹿芩没闹,但是刚一被黎景闻塞进车里,她立马锁上了后边的车门。

        黎景闻在外边拉车门怎么都拉不开。

        “开门!”黎景闻拍了拍车窗,隔着玻璃那眼神都让安鹿芩感到寒意十足。

        安鹿芩胆子不小啊!又是和男模牵手又是跳舞,现在还敢给他甩脸色了。

        家教缺失!好好教育教育她!

        安鹿芩看向了前边,示意他坐到前边副驾驶去。

        黎景闻吸了一口凉气,松了松领带,“开门!我数三个数!”

        安鹿芩直接戴上帽子窝在角落里假寐。

        管你数几个数,老娘现在就是不想搭理你!你有本事先道歉啊!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说我不介意唐茗留下来吃饭的,还叫我的大名。

        昨天晚上都是假的!骗子!烂白菜!

        黎景闻气的打开了前门坐在副驾驶,回头瞟了安鹿芩一眼,安鹿芩正在装睡中。

        一直压抑着脾气直到回家,安鹿芩也是车还没停稳就打开车门下去了,飞快地跑回家里上了楼把自己锁进房间,

        陆阿姨还没反应过来,安鹿芩就已经消失在楼梯上。

        下一秒则是黎景闻阴沉着脸回来了,二话不说直接上楼。

        “得,看来这小两口又吵架了。”邱阿姨目光紧随着黎景闻叹了一口气。

        陆阿姨拿着手机让邱阿姨看,“妈呀!你看看新闻!怪不得黎少生那么大的气!”

        邱阿姨倒是看的开,“我看也没什么吧!年轻人不就是喜欢在这种地方玩嘛!而且我相信安小姐是不会作出出格的事情的。”

        陆阿姨想的却比较多,毕竟安鹿芩以前就因为这种事吃过亏,被别人骂过,多冤枉。

        安鹿芩回到房间也没闲着,她找了找资料,打算隔天去上次遇到小黑的地方看看。

        正巧季云恒打来了电话。

        丝毫不管差点把门敲烂的黎景闻,她自己跑到阳台上接电话。

        “安总,去我的地盘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作为东道主好歹也得请客表示表示。”季云恒听说了黎景闻去他酒吧找人的事情,安鹿芩果然不会受黎景闻约束。

        黎景闻这是第一次遇到对手吧!有点意思。

        安鹿芩望着天空中的月亮,脑子里确实刚刚灯红酒绿的样子,“啊,那是你的地盘啊!我也不知道,早知道我就多坑你一顿。”

        季云恒的公司还真是符合这个酒吧的调性,不过他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去酒吧了?按理说这种附加产业的事情他应该没那么关住吧!

        “下次提我名字。”季云恒轻笑一声,才说起了正事,“我看你今天还带着我那四个新人去玩了,怎么样,他们有没有给你添乱?”

        “你在哪儿看到的?”

        “新闻啊!黎少未婚妻酒吧买醉,左拥右抱男模陪伴。”季云恒语气格外轻松。

        这个新闻标题,写出了他想要的效果。

        加钱,加两倍。

        安鹿芩无奈地吐出一口气,刘海飘了起来,“啊?我不知道啊!我没看手机,又上新闻了。这不纯纯扯淡吗!都是胡扯!”

        黎景闻在隔壁听得一清二楚,他倒是想听听安鹿芩怎么辩解。

        安鹿芩抱怨的声音格外大,“我哪里就买醉去了,我开心地很,左拥右抱也没有啊,顶多就是坐一块儿玩了玩喝喝酒而已,大家都是同事嘛!”

        黎景闻一步跨在阳台上,作势就要跳过来。

        “安!鹿!芩!”

        安鹿芩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等她看清黎景闻那张脸,直接扭头回了卧室,连阳台的窗户都关上了。

        他还好意思生气了!他和唐茗贬低自己的时候怎么没想起自己呢!

        “安鹿芩!开门!”

        “不给开!”安鹿芩捂住了手机听筒,“我这儿有点忙,我明天请你吃饭啊!一会儿定好时间发给你。”

        季云恒看了一眼桌上的邀请函,“你不是后天就要订婚了吗?明天不忙吗?”

        “不忙不忙,联姻而已。”安鹿芩挂了电话,刚想起来自己忘记关阳台的门,一转身撞进黎景闻的怀里。

        黎景闻一把攫住安鹿芩细瘦的手腕,嗤然一笑,“联姻而已?”

        安鹿芩揉了揉自己的鼻尖,碰在黎景闻胸肌上,生疼。

        小声哔哔:“跳进来你也不怕摔下去。”

        黎景闻步步紧逼,将安鹿芩逼到了床边。

        “解释解释,左拥右抱,同事而已。”

        /105/105865/28645984.html